您在這裡

Back to top

【志工之愛系列】年近七十正精彩 蔡莊淑碧用生命做慈濟

【志工之愛系列】年近七十正精彩 蔡莊淑碧用生命做慈濟

2015/01/20

高雄區醫療志工 蔡莊淑碧。 (攝影者:謝明芳)

「人生本就如此,該走的時候總是要走,這沒什麼。」不知哪天,頸椎將如野柳的(蕈狀岩)女王頭受「侵蝕」而斷裂,蔡莊淑碧一脈的笑容與輕輕一句「沒什麼」,道盡對「生、老、病、死」的安然自在。

與病和平共處

「當(無常)來時,能說不要嗎?」一抹微笑,笑岔了嚴肅話題,蔡莊淑碧不避諱他人問起「您是一位癌症病人嗎?」

大林慈濟醫院啟業不久,淑碧受高雄慈濟志工之邀,參與醫療志工培訓,並於二○○二年十月開始投入志工服務。為關心每一位志工的身體狀況,常住志工呼籲尚未做過健康檢查者可報名受檢,淑碧也報名了,「護理人員為我觸檢時,發現情況不太對勁,報告結果出來真的是乳癌。」

十一月,淑碧接受手術,「醫師本來要為我保留一半的乳房,我對他說,生命比較要緊,就完全切除吧!」不在乎外表美觀與否的淑碧,心領醫師為病人著想的同理。

(攝影者:謝明芳)

隔年三月,淑碧繼續回到醫院當志工,每個月兩次、每次一做就是六天,年年幾乎不缺席,也曾多次至花蓮慈院當志工。愉悅又充實的日子飛快,時序來到二○一三年,淑碧已七十六歲,以年長者來說,有著駝背身形十分尋常,但發生在淑碧身上,令兒女相當擔憂。

「二○一三年,我的頸椎開始疼痛,至中醫診所針灸,以為痊癒了卻又痛起,便來到大林慈院中醫針灸;針灸一、二次後,感覺好了八分,但疼痛感依舊,持續針灸六次,最後還是疼痛。」不知如何是好的淑碧,對就診科別毫無頭緒,無意間選擇神經內科,並向醫師述說頸背疼痛的問題,「醫師請我先做X光檢查,檢查結果出來竟是癌細胞侵蝕所致,他趕緊幫我轉診至骨科,骨科醫師評估要做支架。」醫師們為淑碧解開謎題的過程,意外發現她的肺部有十多年前的乳癌轉移。

癌症之客再次登門,並未亂了淑碧的心,她平靜地接受治療,「初期做頸部放射治療常會感到口乾,而嘴破與喉嚨痛常使口水難吞嚥、食不下嚥,但一段時間就沒有這些副作用了。肺部的化學治療則已換過兩、三種口服藥皆無效,最近醫師建議改成施打化療,我考慮不要再做了,頸椎的部分也沒打算進一步檢查是乳癌轉移或原發性,一切順其自然就好。」

(攝影者:謝明芳)

「醫師說癌細胞若侵蝕到最後,整個頸是會斷的,所以我的頸部很脆弱,要預防跌倒、撞擊或他人用力碰觸,伸不直的頸椎讓我走起路來像駝背。」只做過放射治療、未做支架等後續治療與追蹤,讓淑碧做起事來得格外小心,現在的她,無法提重、步行緩慢、躺下後的起身,頸背、胸部無不疼痛。

伴隨而來的不適感,並沒讓淑碧退卻做志工的心,儘管帶有病痛,依然跟著大家早起拜經;每回的醫療志工行,總讓她感到踏實且開心,「能做什麼就盡力做,不要挑工作,雖然我的身體狀況已不允許我搬重物,但只要我做得來的就做。」

把握因緣做慈濟

具有護理背景而熱愛投入醫療志工的淑碧,回顧從前,感恩湧上心頭,「我是家中三姊妹的老么,我們家境貧困,沒受教育的母親卻也願意讓我讀書,我很感恩她!」

一九三七年出生的淑碧,曾經歷小學讀日語、漢語、國語以及躲空襲的戰亂年代,初中畢業即進入臺南護專就讀,當時因貧窮而申請公費;結束護理學程,還想進修助產士的她,由於學程得自費,只好先工作一年賺足學費再去進修。

結婚後,淑碧開始繁忙的生活,「孩子出生後,我除了忙接生、經營藥局,還要照顧小孩兼煮飯;隨時有人請求接生,半夜也要出門去,時常來不及回家哺乳,就請婆婆幫忙泡奶粉給孩子喝,若要接生的人家恰好在住家附近且待產中,我則把握時間返家哺乳再過去。」

雖然擔任助產士是淑碧的本分事,她卻以服務之心,盡全力協助,「接生過程遇上富有人家,對方還會派三輪車接我一起過去,若是貧窮人家,我必須自行前往,由於知道對方是貧苦人家,我就不會向他們收費。」

忙碌的助產時代過去,一九九一年後的新時代來臨,淑碧的生活也有了改變。經由鄰居和朋友介紹,她搭上慈濟列車到花蓮,認識慈濟後,成為了慈濟會員,有心投入慈濟的她,卻受大男人主義的先生阻撓,「我們育有三男一女,孩子們還處在需要照顧的階段,我的責任在身,他不准我做慈濟。」

幾年後,孩子們經濟獨立,淑碧的責任減輕,一頭栽入醫療志工,有一回在師姊邀約回精舍過年的因緣,她發起精進心,「原本我只想當一位快樂志工就好,不要培訓,但回去精舍看到許多從海外歸來的志工,多半需靠法親間的旅費支助才能回來一趟,而我呢?我身在臺灣沒有理由不精進。」

淑碧下定決心參加委員培訓,二○○六年受證時已近七十歲,仍用心投入社區的環保、香積、訪視等各類活動,「先生生病後,我五十五歲那年學會開車,沒想到後來發揮了接送志工一起做慈濟的小小功能,她們都會不好意思地說『年輕的給年長的載』,我說『沒有什麼,敢坐我的車就要很感恩了』。」

「大家知道我生病後,擔心我身體負荷不了,有些任務不敢跟我說,我回應她們沒關係,訊息還是要讓我知道,我能做的會盡力去做。」深切體悟人生無常,淑碧積極把握當下。

做到最後一口氣

(攝影者:謝明芳)

在淑碧未加入慈濟前,先生有過兩、三次的中風,由她照料著,自從她腰部不舒服後,兒子便請外籍看護協助照料。「先生的個性內向,比較無法坦然面對無常,生病後變得不愛說話。」與淑碧樂觀的態度相比,先生的個性顯得悲觀。

二○一○年四月初,淑碧察覺先生的嘴唇發紫、額頭發燙,警覺不妙趕緊送醫,檢查出心臟的大動脈長瘤,立即進行手術。四月底,淑碧在女兒陪伴下,來到大林慈院做膝關節鏡手術,先生當天在家為太太、女兒準備晚餐至一半昏倒在地,兒子緊急把父親送醫,結果仍不治。

「我很坦然面對先生的死亡,無掛心他什麼,但不知為何,我的頭髮突然全掉光,醫師診斷是皮膚過敏、抵抗力弱的緣故。」近幾年,淑碧又長出了頭髮,稀疏的髮絲與駝背的身形,「化療中的病人」成為她給人的第一印象。

從小,身體一向健朗的淑碧,唯有膝蓋不好;年輕時就喜愛園藝的她,婚後在屋宅後院開闢了有機菜圃、花園,並自行製作堆肥,所食清淡、崇善自然,至今依然過著簡樸、規律的生活。

為何會得乳癌,淑碧始終不解,「無常來時,就坦然面對吧!哪一天要走難料,我只求菩薩能讓我安詳離去。」十多年前,淑碧早已簽下大體捐贈同意書,並交代孩子火化後的骨灰直接海葬,「女兒當時看我簽大體捐贈同意書難過地哭泣,我安撫她,人終究要走上那條路,只是先後而已,沒有什麼。」淑碧甚至把長期關心的會員慢慢移交給他人做後續接引,接下來已無讓她掛心的事。

(攝影者:謝明芳)

「活到這把年紀夠了,我只後悔太晚進入慈濟。」淑碧不空過每一天,每月排滿了醫療志工等活動行程,兒子要找她出門得提前預約,「大兒子是個喜歡到處旅行的人,他知道我年輕時忙碌且先生反對,很少有機會出去,現在輪椅一帶,就載我出外踏青。」

志工服務過程,淑碧曾接觸同樣是乳癌患者,卻因懼怕開刀而延誤病情,淑碧鼓勵她:「我也是一位『少奶奶』,請您不要害怕手術和陷入癌症的漩窩裡,假如沒有生病,我們也可能因一個車禍等意外而失去生命,何必太牽掛自己?」

沉重的生命教育之外,有趣的人事物也豐富淑碧的醫療志工生活,「曾在老人日間照護中心照顧一位九十多歲頭腦退化的伯伯,他除了不午休,晚上回到家也不睡,老是到處走動。」

「有一次,護理同仁請我注意,不要讓他下床,他們有用鎮靜劑使他靜下來休息,奇怪的是當我去關懷他時,已不見他的蹤影,但病床兩邊的圍欄是拉起來的;心裡正納悶他如何下床,發現人在廁所,趕緊攙扶、用輪椅接他坐著。」

「妳是我兒子請來照顧我的嗎?」伯伯問道。
「對啊!」淑碧善巧答覆。
「怎麼會請一個老的在照顧老的?」伯伯疑惑著。

伯伯的詢問讓淑碧感到既好笑又可愛,「說他頭腦不靈光,有時還是很精明的。」

在門診服務時,曾有民眾問淑碧:「您幾歲?您孩子很不孝,還讓您出來做志工。您一天是賺多少?」表達對淑碧的關心。

「我了解民眾想問的是,我上了年紀應該在家享福,怎麼還需出來做志工?難道有錢領?對我而言,在家只是空過時日,來到這裡所獲得的是無價。」年近八十的淑碧,只要還能走,會做到不能動為止。

(文:謝明芳 大林慈院報導2015/01/20)

瀏覽人數:906