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在這裡

Back to top

【生命之歌】醫愛潤心啟善願 無畏路遙慈濟行(賴美吟病苦中與愛相遇的故事)

【生命之歌】醫愛潤心啟善願 無畏路遙慈濟行(賴美吟病苦中與愛相遇的故事)

2014/12/11

在悉心呵護的茶園裡採摘冬茶,賴美吟回首昔日病痛的歷練終得苦盡甘來,一時悲欣交集紅了眼眶。(攝影者:何姿儀)

氤氳山氣隨著一陣涼風從低海拔往高處漫上來,綠意盎然的茶園蒙上了白茫茫的雲霧,遮斷遠方的視野。嘉義瑞峰高山冬茶的甘潤清香,孕育自這緯度、海拔、日照和雲霧恰到好處的自然交會,與守園人的殷勤汗水。陡坡上,老茶樹新吐露的一心二葉,向天空伸展的柔韌的生命力,在茶園女主人賴美吟的輕撫與感恩中,回饋以清新幽雅的韻味。

斗笠、罩巾、花布衫,在藍天與綠地中被襯托得亮麗顯眼,看似寧靜畫面中,採茶人忙碌的雙手卻分秒不曾得閒。謹記著長輩「種茶是良心事業」的教示,賴美吟和先生的茶園裡,沒有毒害土地的化學藥劑,他們用更加殷勤的勞動,除去雜草,換取和土地之間的和諧。

美麗的茶園,長養著一家老小的生活,也乘載著人生的苦樂憂歡,踩著輕鬆自如的步履走進這裡,賴美吟總是喃喃有詞,對著茶樹說感恩。解脫病痛多年,她一步一腳印實踐著當年在病床上許下的心願,成為一名慈濟志工;以為那些愁雲慘霧多年來早已化為雲淡風輕,但當回首來時路,竟還是忍不住心頭一陣糾結,瞬間紅了雙眼,那些說不出口的痛湧上心頭,像這山霧一樣說來就來,轉瞬迷濛了整片山林,也朦朧了她的視線。

無由病痛纏縛 身苦心更苦

不知什麼緣由,六、七年前,一向耐力極好的賴美吟,常工作到一半就喪失全身氣力,劇烈的痠痛隨之舖天蓋地而來,從肩胛、頸部,往頭頂蔓延,儘管農務生活常有痠痛相伴,但她深知這不同於尋常。

身為長媳,她對自己有高度的期許,嚴謹教育三個女兒,承擔茶園和家裡的事務,處處求好心切。「也許是給自己太大的壓力了。」一開始,賴美吟心裡這樣想著。每次疼痛發作,整個人如同要爆裂一般,頭暈、眼花、嘔吐、耳鳴、發麻、眼乾、喉嚨腫脹、胸悶呼吸困難,接踵襲來。

個性堅毅不服輸,賴美吟不願輕易被身苦打倒,只是她的百般忍耐,病痛卻持續不斷加劇,消磨自己的心志。「我真的瘋了嗎?」她常常問自己。被不明原因的病痛纏縛了三年,有口卻無法形容的痛,讓她脾氣愈來愈暴躁。

不能吃,不能睡,也幾乎無法工作,積極活潑、熱衷公眾事務的美吟,終究變得很封閉沉默,因為再多的解釋,都無法杜眾人攸攸之口──「為了逃避工作而裝病」、「想當少奶奶被人服侍」、「想分家產而鬧情緒」,種種誤解批評,尖銳地刺傷已經痛苦不堪的她。有好幾個月的時間,美吟無法躺下睡覺,只能倚著枕頭與疊高的被子而臥,「怕天亮,覺得自己好像快瘋了,只能等死……」

「你不要一天到晚沒事就跑急診好嗎?」從山上奔赴急診,醫師的不解卻比嚴冬的山霧更椎心刺人。幾乎令人窒息的痛,讓她與先生不辭山路迢遙,奔走雲嘉各醫院,遍訪人們口中的名醫、做盡所有可能的檢查,醫師們一個個都提醒她,需要身心醫學科的診治。

那天,她癱在先生的車上,充滿挫折地從醫院返家。在蜿蜒的山路上,一向寡言、堅強、冷靜、默默守護著她的先生,突然把車子停靠在路邊,哭了起來。

「我到底要怎麼做,妳才會好?」先生無助地問著自己,問著蒼天。「我也不知道……」賴美吟淡淡地回應。除了這句話,她不知道自己還能說些甚麼。

趁著沒有人注意,她獨自躲進茶園裡哭泣,彷彿全世界只剩下自己的憂愁,而生命的苦難,如同一眼望不盡的峰巒,一山疊過一山,永遠沒有盡頭……

停泊 最後一個希望的港灣

2010年12月賴美吟來到簡瑞騰副院長的門診,愁眉不展。(相片提供:簡瑞騰)

輾轉漂泊到了大林慈濟醫院,在中醫科候診區,醫療志工賴李秋見著一臉晦暗苦悶的賴美吟,溫暖地趨前問候關心,然而極度不適的美吟,並不想做出任何禮貌性的回應,因為這對減輕她的痛苦一點幫助也沒有。

理解她愁容背後必定藏著什麼樣的苦,賴李秋並未因美吟的冷淡而退縮,反而鍥而不捨地關心著。「我也不知道怎麼跟你說……」美吟幽幽吐露,而賴李秋的誠懇關懷,讓美吟說出了自己多年來被病痛纏身的苦,也讓她成為一位在苦中也要造善植福的慈濟會員。

一天晚上,美吟與家人一如往常收看大愛電視節目,看到大林慈濟醫院副院長簡瑞騰,成功挽救因僵直性脊椎炎導致頸椎脫位、脊髓嚴重壓迫而生命垂危病人──「阿吉伯」的故事,心中燃起了一線希望。

「阿吉伯這麼嚴重都能治療好,我難道不能嗎?」只是,簡瑞騰副院長的預約掛號總是額滿,美吟心中默默牽掛著,「如果能讓簡副院長看診,不知該有多好。」這樣的念頭能悄悄放在心裡,不敢冀望有一天它會成真。

「美吟,快一點!快一點!把車子停在路邊,我現在去載你,我們趕快下山。」送孩子上學的途中,美吟接到先生急促的電話。原來她的收款委員賴李秋,真的在寒冬的清晨五點多,摸黑搭火車來到大林慈濟醫院掛號機前排隊,成功地幫賴美吟掛到了現場號。

早上六點,美吟的先生接到了這個天大的好消息,激動得跳了起來,開車載著美吟奔往大林慈濟醫院。這些年,為了尋找病因與治療的希望,她幾乎耗盡積蓄,在車上她告訴先生,「這是我最後一次看醫生了。」

「賴美吟,妳哪裡不舒服?」簡副院長輕聲細語地詢問。賴美吟冷冷地看了他一眼,簡短地回答:「我也不知道!」

「我快死了。」承受了多年的痛,已不知從哪裡形容起,美吟面無表情、口氣冷淡地回應回應簡副院長。然而生病這三年來,奔走過多少醫院、看過多少醫師,眼前這位醫師,卻以她不曾見過的認真神情,仔細檢視著自己的頸椎核磁共振影像。

「很痛喔!」仔細端詳片子許久,簡副院長轉頭面向美吟。
「你看我是假的嗎?大家都說我是假病!」
「沒有喔,是真的有病。」

面對簡副院長的理解,賴美吟心裡喊著,「終於有人相信我是真的生病了……」

手術後隔天,簡副院長雙手強而有力的一握,美吟被誤解多年的委屈得到了理解與釋放,流淚不已。(相片提供:簡瑞騰)

山窮水盡處 柳暗花明

長年以來,賴美吟全身上下種種症狀,乃是因為第三到第六節頸椎的椎間盤退化、突出而壓迫到交感神經所引發。在診間,簡副院長一個細節、一個細節仔細地說明,軟化了美吟武裝的心,在為美吟打針施行神經阻斷術的過程中,更細細引導美吟去感覺藥劑的作用,美吟感到前所未有的舒坦,多年堆積的煎熬、燥熱、疼痛、緊繃,一點一滴地緩和下來。

「我餓了。」三年來食不下嚥的美吟,在回程的山路上突然說出這三個字,嚇了先生一大跳。生病以來,美吟第一次吃得這麼香,先生驚奇地看著她戲劇性的改變,「這是真的嗎?」

半個月後,聽到簡副院長建議開刀,美吟感到頭暈目眩。面對即將有人救拔自己於苦難深淵,這是美吟夢寐以求的期待,然而為了求醫幾乎快拖垮了整個家計,美吟擔心這一刀畫下去,一家人的經濟也要到達窮途末路。

回到山上,夫妻倆坐在屋外仰望星空,憂愁著下一步的選擇。讀出夫妻倆背影上的沉重,公婆一問之下這才知道,原來美吟真的病得這麼重。在公婆支持鼓勵之下,美吟選擇勇敢面對手術。

等待開刀的日子,美吟的心情不曾如此平靜,她知道,「我有救了,我的孩子有媽媽了,我會好起來,不用再遭受閒言閒語。」

術前一天,簡副院長來到美吟的病床旁,拍拍美吟的肩膀說:「明天我們一起加油!」醫師與病人並肩作戰的支持,帶給美吟深刻難忘的信心。

手術進行順利,簡副院長將美吟三節退化的椎間盤徹底切除,並置換人工支架。隔天,簡副笑容可掬地來到病床旁,拉起美吟的雙手:「感覺有比較好嗎?」美吟露出久違的笑容:「好很多了!」這時醫師雙手紮實有力的一握,讓美吟的淚水再也止不住地崩落,「怎麼能有醫師這樣慈悲,這樣放下身段關心病人。」濃濃的感恩在心中迴盪不已,她哭得不能自己。

她也未曾忘記,住院期間相對於自己的淡漠,是專師黃瓊慧與醫療志工的溫言陪伴,感動了自己,「成為一名慈濟志工」的心念種子,從此在她的心中落地、扎根。

醫療志工的關懷感動了賴美吟,她決心將來要穿著志工背心回到醫院服務。(相片提供:簡瑞騰)

專師黃瓊慧(右二)的溫柔照顧,軟化了賴美吟長期堆疊的防備心。(相片提供:簡瑞騰)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望著美麗的茶園,賴美吟感恩一切的苦,如今變得甘甜。(攝影者:何姿儀)

佛心佛手茶 潤心田長慧命

「也許過去是自己聲色口氣不好,才會喉嚨痛。」省思自己一路走來,為了承擔家業求好心切、做生意而養成的霸氣、因生病的痛苦而煩躁難耐,她成為大家口中的「辣椒」,仍覺得理所當然。

住院期間,受到醫護與志工的溫情圍繞,不僅身體得到了療癒,心靈也獲得了重生,她向公婆懺悔前非,得來的是婆婆的諒解,「妳很乖,一心為這個家,只是口氣比較不好而已。」何其有幸,有這麼多親人與貴人的幫助,她發願修正自己的習氣,要做到讓人相信、讓人感動。那是2011年的1月,手術後她第一次回到海拔一千兩百公尺的山上,打開房門,迎來的是婆婆新添的溫暖床單,和女兒用心舖了滿床的暖暖包。寒流的夜裡濃霧包圍著瑞峰山頭,美吟的心感到前所未有的感恩與溫暖,「過去的苦,如今回想起來都很甘甜。生病讓我得到了很多,感恩病痛讓我的家人更凝聚。」

在茶園裡,她的工作態度始終如一的嚴謹,但更多了不離於口的感恩與讚嘆,和採茶工人有說有笑,大家都說,美吟這顆「辣椒」變成「甜椒」了。

她用心進修學習,考取茶藝師證照,初夏的空氣明亮清新,將她所感受到的慈濟人文融入茶席中,邀請簡副院長做她的貴賓。「將這個茶命名為『佛心佛手茶』,想讓同席的其他客人知道,大醫王是如何慈悲用心地為病人解除痛苦,醫病醫人更醫心。」

(相片提供:簡瑞騰)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做慈濟回報慈濟 世代銘記救命恩

「謝謝您把媽媽的笑容找回來了……」見證著母親的改變,女兒在給簡副院長的感恩卡裡這樣寫著。

(相片提供:簡瑞騰)

(相片提供:簡瑞騰)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賴美吟的穿針引線,牽起了慈濟人醫會進入瑞峰村義診的因緣,在活動中她熱心招呼鄉親,盼望鄉親的身心也能有所依靠。(攝影者:何姿儀)

「這輩子,你們一定要記得媽媽的救命恩人,不管十年、二十年後……」賴美吟殷殷叮囑著女兒。就在人生病痛與家庭經濟最谷底的時候,能因為在診間初識的慈濟志工、簡副院長的伸手相救、醫護人員的親切耐心、再加上醫療志工的溫言輔導,讓她絕處逢生。她深知如果沒有慈濟、沒有簡副院長、沒有家人無怨無悔的守護,她不會走到今天。

從見習志工、醫療志工到培訓委員,每一次下山,賴美吟來回總要比別人多上三個小時的曲折山路,即使凌晨三點即起,深夜才能返歸,她也甘之如飴,遇到山上的工作撞期難以取捨時,先生總是提醒:「妳的願從哪裡開始,方向就在哪裡。」讓她走慈濟路的心更堅實篤定。

翻過了梅山著名的三十六彎,還有連綿不絕的髮夾彎道,過去的這條路就像她焦急、無望、苦難糾結的肝腸,如今心念轉,蜿蜒的山路延展了愛與希望,一點也不遙遠。她對鄉親的一念關懷,也牽引起慈濟人醫會從2014年起走入瑞峰義診的因緣,衷心盼著鄉親的病痛也能與她一樣,有所寄託。

在病苦中因貴人扶持而入慈濟,她願自己也能成為別人生命中的貴人。穿上志工背心回到大林慈濟醫院,那些插著管子、包著紗布、戴著護具、坐著輪椅的病苦百態呈現在眼前,今天的她能夠成為一位手心向下的醫療志工,是多麼大的福報。

每當夜深人靜,一股莫名的感動常環繞在賴美吟的心頭。「我不知道能如何回饋醫護人員,只能照顧好自己的身體,做好志工,不要讓簡副失望。」

2014年12月,她穿上柔和忍辱衣,接受上人的祝福與期許,成為一位受證的慈濟委員、瑞峰山村的第一顆慈濟種子。她告訴自己,要用生命回報,用生命承擔,不負一路走來這麼多人付出心血,讓自己重新活過來的人生。

(文:何姿儀 大林慈院報導2014/12/11)

從灰衣志工到藍天白雲,賴美吟提醒自己不要忘記心願的起點,學習成為一個懂得傾聽、付出關懷的人。(攝影者:何姿儀)

賴李秋老菩薩(左)是生命中的貴人之一,接引賴美吟成為慈濟會員、參加志工,也在清晨幫賴美吟排隊掛號,牽起她與簡副院長的醫病之緣。(相片提供:簡瑞騰)

感恩一路貴人相持,願做別人生命中的貴人。2014年12月11日,賴美吟受證慈濟委員,法號慮淇。(攝影者:何姿儀)

(攝影者:何姿儀)

瀏覽人數:543