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在這裡

Back to top

在柬國,感受臺灣早期生活─張群明醫師柬埔寨義診札記

在柬國,感受臺灣早期生活─張群明醫師柬埔寨義診札記

2017/06/01

1994年7至9月,柬埔寨發生嚴重水患,慈濟從1994年11月9日首度踏上柬埔寨,展開急難救助,從此,也繫起慈濟援助柬埔寨的因緣。

近年來,慈濟人在當地的付出,獲得當地政府的肯定。但當地貧富差距懸殊,苦難人苦,生病的人更苦,因此慈濟人醫會,匯聚了柬埔寨、馬來西亞、新加坡、越南及臺灣的醫師,於2017年3月10至12日,在柬埔寨首都金邊以東的磅針省(Kampong Cham),為貧困人家提供三天的義診服務。
 
這是慈濟在柬埔寨,首次對外正式的大型義診,這麼難得的因緣,源自柬埔寨的慈濟志工,這二年來的慈善關懷,讓政府認同也信任,因此,有機會與柬埔寨的非官方義診組織─總理醫療義診團(Samdech Techo Voluntary Youth Doctor Association, TYDA)一起合作這一次的義診活動。
 
(資料來源:人間菩提、大愛新聞、人醫心傳)
 

3月22日午間的職志組隊聯誼會上,大林慈濟醫院一般外科暨移植中心副主任張群明醫師,分享了參與柬埔寨義診的見聞與感受。具多次國外義診經驗的他,此次義診,依然觸動內心,並與前陣子看到證嚴上人在《靜思晨語》開示,提及佛法的「十二因緣」,他體悟因果相續,起於無明。
 

「相較於柬埔寨的人民,我們生活在很好的環境,卻還充滿了無明、煩惱,應該要很感恩,過去生的因緣,讓我們生在臺灣。」從自身聞法的感受,張群明醫師鼓勵職志同仁們也一起來薰法香。
 
在柬國,感受臺灣早期生活
─張群明醫師柬埔寨義診札記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 
(義診日期:2017/3/11-3/12;3/10臺灣出發,3/13抵達臺灣)
口述/大林慈濟醫院一般外科暨移植中心副主任張群明醫師

(圖片來源:慈濟基金會網站)
 
我們每次去義診,就像跟著上人、早期慈濟人的腳步,所到之處多是偏鄉。
 
首次聯合義診
 
柬埔寨的環境,和以前的臺灣很像,也用宣傳車在街頭巷尾廣播。
 
這次義診,我們分成兩個地方,其中一個地點,剛好遇上總理的義診團也在那辦義診。總理義診團的規模很大,他們的組織稱作「TYDA」,幾乎全國的醫護人員都要參加他們的義診團,人數有四、五千人且有年齡限制,他們固定每個月到柬埔寨的不同省份做義診。
 
因此,林執行長、簡院長還有幾位醫護同仁,就和他們聯合義診。

 

(圖片提供:張群明)
 
醫療物資的懸殊
 
TYDA的開刀房比較陽春,借用場地拉起布幕,也沒什麼外科醫師,我們臺灣人醫會的簡守信院長、高雄人醫會葉添浩醫師和另一位醫師過去幫忙,協助癌症或皮膚癌患者開刀。
 
雖說是開刀房,裡面沒有空調,葉添浩醫師說實在太熱了,受不了,只好把窗戶打開通風,環境真的不好,開刀過程,蒼蠅飛來飛去,聽了覺得滿可怕。
 
我們的開刀房,裡面是冷氣房,雖然簡陋,但無菌設備做得非常好。我們借用當地一家宗膠呂轉診醫院,靠著新加坡師兄師姊的厲害「改造」,提前先把一些器材運過來,也把發電機運過來了,所以,才能提供空調。
 
當然,只有開刀房有這個待遇,內科、牙科都是在三十多度的溫度下,進行義診。

TYDA義診的手術室環境。(圖片提供:張群明)

 慈濟人醫會義診的手術室環境,具有空調設備。(圖片提供:張群明)

  能有內科、外科和牙科的舒適義診環境,皆由一群慈濟志工發揮水電專長,先遣設置。(圖片提供:張群明)


 
惡劣環境下,手術充滿挑戰
 
我們環境那麼舒適了,但要進行手術,其實仍滿可怕,因為在那樣的簡單設備之下,不適合開大腫瘤,有的腫瘤長在臉部或背部,愈要開下去反而造成併發症。所以,在開刀房路口,我們得先幫患者做評估,確定哪些可處理。
 
我們處理的患者,多是長脂肪瘤、長肌腱瘤或是長痣,即使是小刀,也充滿危險。像是,我為一位手腕長了約三公分肌腱瘤的患者開刀,由於只有一位流動護理師幫忙遞器械,加上沒有抽吸設備,開刀過程只能告訴自己,盡量不要讓患者流血。
 
開刀部位有神經和血管,重要組織都擠在一起,空間很窄,我一個人不太好開,貼心的護理師很想幫我,為了讓我的視野能看清楚一點,拿起鉤子要拉時,我趕緊喊出「不要動!」因為,她的鉤子正勾在動脈上。下午,則是幫一位腋下長粉瘤的患者開刀,粉瘤在臺灣很容易處理,但那位患者因之前未處理而反覆發作,變成慢性發炎,長期下來變得沾黏。用剪刀去剪、挖過程,總覺得粉瘤愈來愈深,多年的手術經驗,第六感告訴我不尋常,很小心把底下撥開,果然,看到貼在粉瘤下面是大靜脈。像這樣的情況,若是比較沒有經驗的外科醫師執行手術,有時是存有風險的。
 
苦難人苦,生病的人更苦
 
內科的看診現場,相對「平靜」。
 
臺中慈院腸胃科廖光福主任很發心,自己帶了一臺手提超音波,有問題的病人,就可直接做超音波,只是,檢查出罹患肝癌或腎結石的病人,我們能做的有限,當下也感受到,生活在醫療環境不佳的人民,真的很無奈。
 
而牙科的治療現場,可見到志工們緊握病患的手,給予支持和膚慰,但也反映出,止痛藥的匱乏。

 

內科義診現場。(圖片提供:張群明)

牙科義診現場,志工的膚慰猶如止痛劑。(圖片提供:張群明)


 
苦難人,也有付出的權利
 
除了慈濟的師兄師姊,現場有很多翻譯志工,都是當地醫學院的學生,會說英文、柬埔寨語,還有很多民眾幫忙做接待,也有當地志工的幫忙。另外,也有師兄過去是柬埔寨的華僑,因戰亂而逃離,多年後參加慈濟的因緣,又特地從法國回來服務國民。
 
師兄師姊們向民眾愛灑,分享慈濟竹筒歲月,經他們帶動,回收回來的竹筒都是滿的。有民眾回饋,慈濟來這裡服務真好,跟他們在當地看醫師很不一樣,來這裡都有師兄師姊招呼,等候時間還有團康活動、聽故事,中午時間已備好便當送他們,來慈濟很開心,他們都樂於等待。
 
在每次的義診現場,覺得上人和慈濟人很了不起,看到上人的智慧與愛心,在當地啟發人的善念,師兄師姊都很熱心招呼、照顧民眾,但又讓民眾有幫助別人的機會。

 

候診時間,志工們與民眾歡喜互動外,也分享了慈濟竹筒歲月。(左圖來源:慈濟基金會網站、右圖提供:張群明)

當地民眾也投入志工行列,服務自己的鄉親。(圖片提供:張群明)
 

※※※※※※
 
此趟柬埔寨義診之行,就如林執行長、簡院長所說,看到當地人民現在的環境,比起五、六十年前的臺灣還要差,我們真的要很感恩有福報生在臺灣,有機會要多造福。
 
也看到謝明勳師兄(柬埔寨海外慈濟志業負責人)夫婦,他們很發心,定期在當地做白米發放。或許我們無法一時改善他們的生活,但至少種下愛的種子,就像謝師兄也是當年慈濟人號召當地華商一起發放,他是參與的華商之一,他的善種子被啟發後,一直以來持續投入。每年臺灣農委會的大米,藉由慈濟送到當地,他們夫妻與志工們就接手發放。
 
幾年來,印尼、菲律賓的人醫會都能承擔起賑災、義診,新加坡人醫會也是到處去義診,臺灣要更認真。正如林俊龍執行長鼓舞,希望未來,臺灣醫療志業與人醫會也能承擔起多場的國外義診。

 

謝明勳師兄夫婦,多年前也成了柬埔寨的慈濟種子。(圖片提供:張群明)

柬埔寨、馬來西亞、新加坡、越南及臺灣的人醫會和慈濟志工,合和互協承擔與圓滿義診服務。(圖片提供:張群明)

(整理:謝明芳 大林慈院報導 2017/06/01)

 
瀏覽人數:1333