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在這裡

Back to top

踏上歡喜志工路

踏上歡喜志工路

2015/09/23

(攝影者:謝明芳)
【志工小檔案】

南投水里  羅文政
出生:1941年
參與年起:2010年
培訓慈誠:2011年
受證法號:濟椽

「阿粉啊,我麥去做志工囉!妳的份我嘛也做。雖然妳已經不在,但是我認定妳嘛是慈濟人……(臺語)」
 
羅文政對著照片中的張粉「情話綿綿」,說完即出門去,此時的天剛濛濛亮,直至夜幕低垂,他終於踏上回家的路。
 
自從加入慈濟,旭日未昇而起、披星戴月而歸,幾乎成了文政日復一日的作息,「發願要做兩人份的事,就不能空過時間,我要一直做下去,做到不能做為止。」文政這麼對自己說。
難以釐清是責任心使然,還是了悟生命無常,能做慈濟,文政自許是莫大的福氣,感念起張粉的那因牽起他的這緣……
 
無常中的奇緣
 
2006年那一晚,沐浴時的張粉無意摸到乳房有硬塊,不經意向文政提起,腦中既有的醫學常識,警示文政不能輕忽,兩人當晚直奔醫院。
 
「你們怎麼拖到現在才來就診?」診斷出張粉罹患乳癌第三期且癌細胞已擴散至淋巴,怪不得醫師帶著質問的語氣。
 
正因為沒有任何不適感,才讓張粉的檢查結果顯得意外,即便如此,張粉還是認分地接受化學、放射線治療;一年多過去,隨侍在側的文政,一向感受醫師對張粉不是很投入心思治療,偶然起了轉院的念頭。
 
「醫院不錯啦!」文政的表妹體弱多病,是大林慈濟醫院的常客,進出醫院如進出家門,得知表哥正為表嫂的治療尋覓良醫,便介紹兩人至大林慈院就診。
 
「去那邊治療,看會不會好一點?」聽張粉這麼說,文政不假思索,遠從臺中南下大林。
 
初到醫院,一群不認識的人,三不五時進到病房關心張粉而且態度親切,文政心裡嘀咕:「不會吧!服務那麼好,住院價錢應該不便宜。」
 
問了隔壁床,對方答道:「那一群是志工,醫院每日都有許多志工來關懷病人和家屬哪裡有需要幫忙,他們沒有薪水卻服務周到。」令文政好敬佩。
 
陪伴張粉住院期間,文政翻閱慈濟月刊,愈看愈覺得有意思,看著看著竟著迷了:「原來慈濟是這樣的一個團體,」加上,在他院未曾受到那麼多人關愛,他動了心:「我也要當志工。」
 
企盼張粉的病情有朝一日好轉,要相偕當志工的文政,賦予心願很深的意義。
 
真愛相隨
 
「為什麼醫師要趕我出院?」
 
「醫師不是趕妳出院,醫師的意思是妳在做化療、放療,免疫力不比一般人,能不要一直待在醫院最好,萬一感染了,或許走得更快……」
 
張粉的病況時好時壞,每當不舒服,文政就帶她入院治療,為了避免病菌感染,一旦病情穩定,主治醫師就會讓他們返家休養。起初,張粉誤解醫師的本意,對著文政一再問起,文政不厭其煩一遍又一遍說明,她終於接受。
 
「生病後,阿粉變得很敏感。」文政感受到了。
 
有時,文政出外辦點事,過一會兒,張粉就問起鄰居有沒有看見他,就連住院時文政暫時離開病房,她也問起隔壁床是否見到他。張粉曾在醫院的病友聯誼會,聽到病友說:「自從我生病後,先生就跑了。」轉述給文政聽,還刻意問他的感想,「這樣的行為很不好,應該要有責任心。」文政的回答讓張粉安心。
 
「我不想讓她有被遺棄、不受重視的感覺。」感受張粉生病後的不安全感,生性溫厚的文政更加體貼,二十四小時守候,每到夜晚總會確認張粉入睡才就寢,若是張粉在深夜醒來,他也醒過來陪她。
 
化療和放療過後的嘔吐、食慾不振、虛弱無力等副作用,折騰著張粉的身軀,卻摧毀不倒她的意志力,「她很勇敢、很能忍耐,再怎麼痛也不會對我發脾氣。」數次的反覆入院,文政形影不離。
 
媒人智囊團
 
一年多的對峙,癌細胞無意罷休,竄至了張粉的前中隔腔淋巴結,造成肋膜積水,使她呼吸困難,加上十幾年的糖尿病及高血壓,她的腎功能差,幾度住進加護病房。
 
「結婚喔!結婚喔!」呼吸加護病房(今第二內科加護病房) 內的張粉說著夢話,心思細膩的醫療志工找個機會談心,張粉靦腆地說結婚這事沒人提。
 
「您們沒結婚嗎?」醫療志工轉向問起守在加護病房外的文政,木訥的他,才娓娓道來……
 
「我家就住在阿粉開的冷飲店的對面巷子裡,不時經過冷飲店,就轉進店裡坐坐、喝杯涼水。」1979年,文政三十八歲,認識了三十四歲的張粉。或許是彼此失去伴侶的相知相惜、或許是老天安排的緣分,兩人慢慢步入對方的內心世界,從朋友變知己,看在鄰居眼裡,老早想把兩人撮合。
 
文政育有二男一女、張粉育有一男一女,孩子們已把兩人當父母,雙方親族也相當贊成,兩人交往兩、三年後正式同居,雖未結成連理,彼此卻很珍惜這一段緣,同居近三十年不曾吵架。
 
聽到醫療志工提起張粉欲結婚的事,文政毫不考慮,走近張粉床邊一口答應:「好!我們來結婚。」
 
一群志工陪著張粉與時間賽跑,緊鑼密鼓籌劃,「羅先生請放心,您只要請水里的戶政事務所人員來協助登記結婚,婚禮的事交給我們。」經驗十足的志工組陳鶯鶯師姊,表示一切包在她們身上。
 
這日(2009年2月),臺中的國樂團正巧來到醫院大廳演奏,志工們原先計畫於國樂團悠揚的樂聲中舉行婚禮,把婚禮辦得熱熱鬧鬧、喜氣洋洋,未料,血液腫瘤科李思錦醫師捎來訊息,張粉呼吸急促情況不穩定,婚禮轉而在病房舉行。
 
儘管沒有妙音伴奏,志工們在10B病房佛堂擺設的橘子、糖果等,外加女方帶來的喜餅,也為婚禮增添不少喜氣。病房裡,張紅芬師姊、志工們為張粉穿上家屬特別為她訂製的旗袍並配上高跟鞋,臉頰抹上粉妝、胸前別上胸花,安寧共同照護護理師何玉雲在旁將躺椅布置地典雅。
 
一身西裝筆挺、捧著花束的文政走進病房迎娶,彎下身子輕撫張粉的額頭、臉龐,深情獻上一吻,「要堅強喔!寸步都不會離開妳。」牽起張粉的手,文政雙眼泛淚,心情五味雜陳。
 
親朋好友、志工、醫護人員推著氧氣筒,護送張粉來到佛堂。陳鶯鶯師姊擔任了婚禮主持、李思錦醫師擔起證婚人,新郎、新娘為彼此戴上戒指,氧氣罩下氣若游絲的張粉笑了。
 
簡易而溫馨的婚禮,伴隨淚水的祝福,兩人名正言順成為夫妻。「婚禮不只圓阿嬤的願,也是圓阿公的願,因為他讓阿嬤安心了。」後期才接觸張粉的安寧共同照護護理師何玉雲,感受到文政照顧張粉的親力親為、態度輕柔,早被兩人的鶼鰈情深感動。
 
從呼吸加護病房轉至普通病房時,張粉的情況就很不穩定,得戴著氧氣罩,「最痛苦的還是病人。」成為張粉的主治醫師那刻,李思錦醫師一點一滴感受她身的苦痛,更見只是同居人身分的文政對她不離不棄與百般順從,李醫師讚嘆兩人很了不起。
 
婚禮後幾日,張粉安詳地闔上眼,並且圓滿了大體捐贈。
 
「阿粉過世後,鶯鶯師姊幫我們聯絡花蓮,這邊則做抽血等的檢查看看是否符合資格,她很有福報地順利捐贈了,我說她也算是慈濟人。」文政感恩當初已簽下大體捐贈同意書的表妹,向他介紹大體捐贈,覺得很有意義而與阿粉一起簽下同意書,沒想到,張粉竟是那麼有福氣。
 
陪伴過無數家庭的鶯鶯師姊,也被這一家人的真情打動,「文政的兒子真的把張粉當媽媽,生病期間會來陪她,甚至在她的大體要送回花蓮時,也是跟著爸爸搭救護車回去。」
 
「這個婚禮對張粉意義深遠,對一位婦人來說,在生命最後一刻能有名分,算是有個歸宿。」文政與張粉是第二對在10B病房佛堂舉辦婚禮的夫妻,在鶯鶯師姊與志工們的「媒人」回憶錄裡,又添一樁美事。

醫療團隊、志工、親朋好友們一同見證這對新人的真摯情感,並給予祝福。(攝影者:江珮如)
 

找回失落的慧命
 
「把握當下,承擔什麼角色時,就要有責任心做好它。」憑著這股信念,在張粉生病後,文政全心全意投入照顧。
 
張粉病至後來不太能走,所住的公寓又沒有電梯,文政揹著她上下三樓。家住南投水里的姑姑知道了,覺得兩人太辛苦而且危險,建議他不如搬來一起住吧!
 
搬到水里一個月,張粉悄悄地走了,文政卻在此展開嶄新生活。
 
文政穿上灰衣白褲制服,迎面而來的第一個任務是幫人修繕房屋。位於南投一戶人家的屋子,在921大地震後損壞,已荒廢一段時日,十多年後,有居民要入住,慈濟志工們前去協助修繕。
 
站在高處補屋頂,半個小時前,文政有點膽顫心驚且懷疑自己的能力,師兄鼓勵他,上去做一次就會了;果然,做上手後,馬上有了心得:「不要怕困難、不要怕不會,只怕不去做,學了就會。」也成為他日後行走慈濟路的圭臬。
 
「終於可以當志工了!」文政好開心,期待這一刻的實現,足足等了一年。
 
於張粉離世後,文政主動找鶯鶯師姊協助填寫社區志工報名表。回到水里,文政一直等待,就是等不到慈濟人來訪,他多次回到醫院詢問鶯鶯、明月師姊有關他的報名下落;追溯來龍去脈,原來,他的報名表早已「流」至水里,但因沒被大家留意,報名表就這樣被遺忘地躺在一位師姊家的抽屜裡,期間,欲接引文政的師兄也找他許久,師姊趕緊將報名表轉給師兄處理。
 
少做了一年,文政覺得可惜,未具足的因緣卻讓他很善解:「這是佛祖、菩薩在考驗我的道心是否堅定。」2010年,文政順利參與社區志工培訓、醫療志工培訓,2011年參與慈誠培訓,「要成為志工還真不容易!」迫不及待受證的心,使他的培訓過程顯得格外漫長,卻也讓他更加珍惜。
 
一人做兩人份
 
自穿上灰衣制服,文政即投入環保、助念等社區活動,甚至在尚未結束所有的醫療志工訓練課程前,就先報名醫療志工服務,回到花蓮慈院當志工,受證後更投入,很常每周或每兩周回去一次。
 
又到了回花蓮慈院當志工的時候,「阿粉,我來做志工囉!我會待上七、八天……」每日中午休息時間,他來到醫院旁的大捨堂,與張粉說說話,最後一天,即將結束志工服務,他對她說:「我做志工做到今天,準備回去了,孩子們我會關心,妳安心。」
 
文政的慈誠證名牌夾裡放著張粉的照片,做志工時猶如帶著她一起做。回到社區,訪視、社區衛教等任何活動,他樣樣投入,只要活動時間不重疊,每接到邀約出勤電話,一句:「好,我可以」,他成為師兄師姊皆知的「好好好」師兄。
 
此外,文政還承擔了水里的互愛醫療幹事,協助醫療志工的人力邀約,也負責處理大體捐贈、器官捐贈等事宜;每周一、三、五則固定隨車,帶鄉親至臺中慈濟醫院門診,現年七十四歲的他,攙扶行動不便的鄉親上下車或過馬路時,年紀比他小的鄉親,還會感到不好意思。
 
其餘時間,文政投注心力於環保。擔任水里環保幹事的賴滿師姊,說起文政,「簡直是簽了賣身契給慈濟,我們這些受證在前的,還比不上他的精進。」
 
駕駛環保車,文政從水里「福氣環保站」出發前往魚池、日月潭等處,從鬧區進入山區、從觀光景點到住家,一路十多個環保點,有時一趟載不完,還得跑第二趟。
 
外出一趟數十多公里,路途遙遠,為了省油,文政練就一身堆疊回收物的好功夫,把寶特瓶等回收物緊密堆疊、綁緊,一次滿車載回,又一人卸下整車的回收物,環保志工稱許他好厲害,名副其實的「一人當多人用」。
 
擔心有些剛入門的環保志工,會因看到那麼多回收物而退怯,有時,文政會評估一天的回收量,太多時就斟酌載回,「讓志工們來到環保站都能做得歡喜,外加回去還能向家人、親朋好友或鄰居分享做環保的喜悅,而邀約更多人來做環保、認識慈濟,才是真正菩薩大招生。」
 
「我們水里雖然有幾位年紀較輕的師兄,但幾乎都在上班,環保又很需要男眾,羅師兄就是我們重要的支柱。」過去擔任環保幹事的林美慧師姊,看見七十多歲的文政那樣付出,大家和她一樣都很不捨,時常叮嚀他身體要顧,「每個活動他都不拒絕,除非是時間強碰,不然,他一定都說『好』。」
 
水里「福氣環保站」重要護持者之一的慈濟志工吳語淳,除了幫忙載些回收,還會邀約環保志工、民眾做環保,曾與文政搭設的「銃櫃」資源回收點,目前由她維護。
 
對於文政的付出,吳語淳也是讚譽有加,「羅師兄時常做環保做到沒吃飯,有次已是下午兩、三點還沒吃。」因此,吳語淳有時會滷一些食物給他,師兄師姊們則常常送他自種的蔬菜、水果。
 
吳語淳的父親生前生病,回到南投老家居住,由她專程照顧,偶有狀況需緊急就醫,她一人應付不來,文政知道了都會幫忙,其他志工若有事請他協助,能力所及他也相助,「做有錢的(事)不要、做沒錢的(事)要。」文政只想無私付出。
 
做事認真也不忘關懷他人,文政換來大家對他這長輩的疼愛。若是下雨天,大家會特別叮嚀他出門要注意安全,若是天氣炎熱,會關心他要多補充水分、小心中暑。
 
做起環保,身手矯捷的他,三餐吃糙米飯配一、兩道菜,就覺得有體力,整天的勞力過後晚上好入睡。簡單規律的生活,讓他日日發自內心的歡喜。

   
  
每回,羅文政蜿蜒數十公里的山路運載資源回收,一人可將所有回收物上、下車。(攝影者:謝明芳)
 

明明白白過日子
 
文政笑稱自己是水里鄉年紀最長但最資淺的慈濟志工,很多道理還要學,「這把年紀進來慈濟有點晚,但總比沒有因緣碰上慈濟來的好。」接觸慈濟前,為生計而追逐金錢的他,儘管有學佛,僅只至寺院拜經、參與法會,他形容生命猶如空過。
 
「哪間寺廟做法會就去,這樣跑,但是跑回來,習氣也沒有改啊,在那邊是真的很虔誠啦,但是回來又忘記了。」慶幸有緣走入慈濟,他一頭栽入後,體悟到什麼是有價值的人生,「慈濟教會我如何將佛法用於人間,學會怎麼吃飯、做人……且有如保護網的慈濟十戒,保護我們不做惡,天天聽上人的法,習氣慢慢改善。」
 
笑逐的眼閃閃發亮,談起慈濟,文政就很有精神,「做慈濟讓我愈做愈歡喜、愈做愈健康,不做,身體反而很快走下坡。上人年近八十都那樣做,我這種不到他的皮毛,能不做嗎?」謹記上人說的「把握當下,恆持剎那」,文政時時警惕:「接到勤務的當下還思考要或不要,因緣很快就溜走了。」
 
喜愛大林的環境,偶爾回到醫院,熟悉的人事物不免讓文政觸景生情,想起過去與張粉在大林的點滴:「很感恩因為阿粉讓我有機會走入慈濟,很感恩自己有這個福報。」
 
回憶裡,令他有種等同「樹欲靜而風不止,子欲養而親不待」的心情:「感覺自己很盡心在照顧阿粉,現在回想還是做得不夠好,明知道化療、放療很痛苦,我卻不會給她精神、心靈上的鼓勵,只照顧她的身沒照顧她的心。」
 
內疚的心來自於文政與張粉之間,不會粗語相向也不會甜言蜜語,卻用真誠、樸實的心相待,「不管是夫妻、兄弟姊妹、父母、朋友,能相見、相處就是有緣,應該要珍惜。」無法與張粉同行慈濟路,文政但願她來生也能遇佛法。

回到大林慈院時,羅文政總會到志工組探望師姊們,並不停向她們道感恩。(攝影者:謝明芳)

(文:謝明芳 大林慈院報導 2015/09/23)
 

瀏覽人數:1038