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在這裡

Back to top

尼泊爾賑災醫療紀行--醫者父母心不忍病苦 大愛醫療關懷不停歇

尼泊爾賑災醫療紀行--醫者父母心不忍病苦 大愛醫療關懷不停歇

2015/07/27

尼泊爾賑災醫療紀行--賴俊良副院長〜

4月25日尼泊爾發生規模7.8強震,造成嚴重傷亡,慈濟基金會成立賑災協調中心,展開各項援助行動。在第三梯次(5/6~5/14)成員中大林慈院胸腔科賴俊良副院長,首次參加國際賑災義診,排除萬難,付出助人。尼泊爾之行他不但參與醫療服務,也目睹遮雨棚因瞬間大雨而倒塌,在佛誕地參與浴佛典禮,體悟菩薩心,更經歷了規模七點三的強烈地震,與膚慰人心的愛灑活動,見證醫療與慈善結合解苦難。
 
平常人醫會義診常可看到賴俊良的身影,尼泊爾強震災難發生後,賴俊良副院長收到「援助尼泊爾」簡訊,覺得做好事不能等待,在家人全力支持下,把握因緣報了名,「每次當有海外賑災都想參加,但都因緣不成熟,這次感恩同仁們相互成就,共同調度分擔,才得以踏上尼泊爾土地。」
 
「國際醫療賑災團」第三團5月6日下午出發,經由香港轉機到尼泊爾已晚上十點多,因行旅件數多通關繁瑣,到達旅館將近半夜一點了。
 

 
成住壞空國土脆
 
當天夜宿首都加德滿都飯店,隔天一早慈濟醫療賑災團一群人,前往「健康中心」的「帳篷區」義診。一路上賴副院長觀察災情,車子剛駛離飯店感覺傷害不大,看似還好,民眾在街道上遊蕩,不覺得悲傷。
 
車子拐個彎情況不一樣,不是倒的倒,就是傾斜,房屋毀損倒塌,地上佈滿瓦礫。有的柱子嚴重龜裂,部分屋頂倒塌,牆壁傾斜用木頭頂撐著,民眾坐在沒有倒的房前,默默守著家門,眼神充滿無助,當醫療賑災團下車步行經過他們面前,表情都沒有變化。
 
「如果是我,整個畢生積蓄一夕之間沒有了,我真的接下來不知道要怎麼辦呢?」人傷我痛、人苦我悲,賴副院長憂憂地說。
 

 
菩薩從地湧出
 
在尼泊爾災區土地,賴副院長認識兩位比較特殊的當地醫師,而且幫了很多忙,一位是Dr. Nirdesh Shakya 簡稱Dr. NIR尼爾,在加德滿都開了兩間診所,地震後,正是傷患暴增、生意上門的時機,但他寧可請人幫忙照顧或讓診所關門歇業,跟著臺灣來的藍天白雲身影,深入災區救人。 
 
一位是尼泊爾醫師勝偉醫師,與妻子芮曲塔,夫妻都是醫師。勝偉醫師大陸醫學系畢,目前在臺北國泰醫院接受訓練,對慈濟有所了解,在臺灣也曾拜會過證嚴上人,當尼泊爾發生災害,跟隨「慈濟國際救災醫療團」回國。太太在災區「健康中心」幫忙,而勝偉醫師跟隨醫師團到處勘災。
 

 
菩薩所緣 緣苦眾生
 
「有苦的人走不出來,有福的人走進去」,國際醫療賑災團行動門診提供一個方便的服務。
 
Dr. NIR尼爾了解當地的醫療需求,在他的協助下,到不同的據點,進行行動義診。5月7日尼爾帶著慈濟醫療團去到偏鄉一個村落,剛到時偶爾傳來陣陣屍臭,尼爾指著前方房子已塌平成為一堆廢墟,「那兒本來是棟五層樓高的房子, 壓死三位民眾,還有一具在裡面,所以味道會一陣陣飄出來 。」
 
每到一個據點義診,由居民協助借來桌子、坐椅,懸掛起慈濟賑災布條,簡易地布置場地,醫療團就這樣展開巡迴醫療服務。
 
「第三梯醫療團隊抵尼泊爾的時候已是災難發生後第二個禮拜,急重症病人已送往醫院處理,此時的病患大都是災害後急性惡化或因房子倒塌,來不及拿出藥物的慢性病患,及上呼吸道感染者,我們醫療團隊提供持續照顧的需求」,賴副院長到尼泊爾首次的義診「來自台灣的藥品及時為受災民眾解病苦,因前批次團隊有交代需要支氣管擴張的藥物,此時也發揮藥能,這天也看了一百三十四位病患。」
 
第一次與當地災民接觸,語言不通,幸有兩位當地護理師隨行,調藥並充當翻譯。賴副院長學習一些常問的話語,譬如會不會痛、是否有咳嗽、流鼻水、翻譯成英文單字,一個字一個字問答,也可以與當地災民簡單打招呼。
 
雖是如此,看診過程仍鬧出笑話,詢問有否發燒咳嗽之類,台灣人以點頭表示「有」,搖頭表示「沒有」;尼泊爾那裏的習慣正好相反,賴副院長剛開始不習慣,當他們搖頭以為沒有,就沒有開這類藥物,幸虧當地護理師提醒。
 
如果當地護理師正忙,賴副院長趕緊補位「校長兼撞鐘」(臺語意兼任),配藥發藥,雖然語言不通,就用最原始比手畫腳加上象形文字符號表示,比如說一天吃三次,醫護人員就在藥包上劃三個圈圈,中間劃一條線,就是一天三次的意思。如果半顆就劃一圈然後中間劃一半,把它塗掉這樣,代表就是半顆,類似象形文字讓災民理解如何用藥。
 

 
醫者父母心
 
尼泊爾鄉親身上的苦,是來自遠方國度、臺灣醫師心裡的痛,視病如親,馬不停蹄地在尼泊爾當地付出,除了行動醫療,帳篷區的訪視關懷更是不間斷,充分展露給予災民真正所需的無私大愛。
 
5月7日下午展開訪視往診,關心災民的身體狀況。賴副院長在帳棚區發現一位三十二歲的尼泊爾婦女,長期臥床,身上多處四級褥瘡,地震後因大量傷患與經濟問題,被要求出院。這病人為先天的神經脊髓病變,全身癱瘓,在帳篷區因衛生環境不佳,傷口惡化,身體大面積潰瘍,爛到褥瘡都可以看到骨頭,並散發臭味,蒼蠅盤旋身旁,醫療團醫師彎下身段,跪在身旁,為褥瘡病人清理傷口,一邊驅趕蟲蠅,一邊看診換藥。
 
病患營養狀況脫水,病菌滋生,可能會形成敗血症。身體的狀況實在令賴副院長等人擔憂,大家提出討論,為她尋求更好的解決方法,上人也指示妥善安置此病患,最後共識決定再將她送到醫院繼續接受治療,所以勢必得要想辦法幫她找尋醫院。
 
5月8日賴副院長跟張耀仁副院長隨著聖偉醫師去拜訪一家癌症醫院,聖偉之前在這裡服務。那家癌症醫院院內也是滿床,連停車場設置簡易病床也躺滿病患。接下來賴副院長跟張耀仁醫師等一群人又去勘災,哪裡需要義診、發放等。
 

 
大雨狂襲 老弱婦孺 急忙疏散
 
5月9日在健康中心義診區,午後起了風,當地人很靈敏指著遠處天空一片烏雲,議論紛紛,瞬間滂沱大雨,下了將近兩小時,將遮雨棚壓塌,地面泥土又積水,慈濟義診帳篷尚堅固,這是西班牙醫療團撤退時遺留下來的,且地勢較高但也進水了,所幸藥物還來得及搬移。
 
一場急驟雨,使得帳棚區的低窪地方出現積水,還好慈濟志工幫忙居民疏散到安全地點,雨停了,災民搶救帳篷,將積水往外潑灑,慈濟志工給予及時關懷,以工代賑協助鄉親挖排水溝,避免再度淹水,並將沙土填滿積水,好讓災民有個安身之處。
 
雨勢一停,義診區馬上又湧進一些病患,賴副院長忙著為割傷或傷口弄濕了的災民換藥。「據說今天這樣只是小case,民眾最擔心的是即將到來的雨季,淹水可能一尺,如此多倒塌的房子,不知如何是好」賴副院長為災民憂心。
 

 
浴佛 愛的能量助平安
 
尼泊爾是佛陀的出生地,當地居民以信仰印度教居多,佛教徒人數約占一成二左右。趁著5月10日佛誕節,慈濟志工在帳棚區舉辦一場簡單隆重的浴佛典禮,對災民來說,剛經歷災難的恐懼,心靈需要慰藉,意義非常重大。
 
在佛陀故鄉舉辦浴佛活動,簡易的浴佛臺,道氣莊嚴。黃秋良師兄恭讀證嚴上人慰問信函,由當地勝偉醫師協助翻譯,大眾虔誠浴佛,慈濟賑災醫療團恭敬捧著香燭、香湯入場,當地的官員、法師和受災鄉親共同參與活動「浴佛」,兩百多位藏傳佛教法師,也來參加。
 
與會民眾、貴賓,有的信仰印度教,雖不清楚佛教儀軌,也紛紛雙手合十,也用自己的誠意浴佛。「災民浴佛儀式虔誠,在祈禱歌聲中,大眾雙手合十虔誠祈福,有位老阿嬤帶著孫子,香湯當淨水幫孫子灑,希望得到上蒼安撫、幫助,相信浴佛已達到穩定心靈的功能與目的了。」賴副院長在現場一窺居民虔誠地浴佛。
 

 
菩薩緣苦,千手觀音及時解苦難
 
往診中發現一些病患,因環境衛生居家問題,或慢性疾病急性發作,不是開藥服用就好,需要轉送到醫院。所以當地醫生尼爾幫忙尋找可能轉送合作的醫院,了解病患轉送有無問題,以及中長期合作援助的可行性。
 
5月10下午Dr. NIR尼爾帶著臺北慈院張耀仁副院長、秋良師兄與賴副院長,去看一家醫院,那是一家B&B骨科醫院,以二個創辦人,醫師的名字開頭字母命名,這是私人最好的醫院。
 
院長剛好有病患,在等候期間由醫院人員陪同參觀醫院環境。尼泊爾醫院科系分得很細,不像臺灣大都是綜合醫院,這是家骨科專門醫院,專門醫治骨折等類。院內有三百床,甚至連停車場也是人滿為患,病人就躺在地上吊點滴。賴副院長內心納悶:「醫院都滿床,營運一定非常好啊!盈餘一定非常多,為什麼還停留X光片檢查,先進的設備捨不得買也都不花?」後來發現誤會。
 
經院長簡介醫院,並堅持請醫療團隊參觀他們另外一家在山上的「兒童骨科醫院」,原來這家醫院以慈善方式營運,將這家醫院盈餘全部贊助山上分院醫院。兒童骨科醫院的患者大部分先天異常、車禍或截肢,需要復健。
 
在偏僻的山上分院,85%的病患醫療費用全免,包含住宿、伙食,連陪伴的親人住宿、伙食也全免。「尼泊爾國家有這些善心救助人士,社會才不會更糟,這家醫院為了營運,一些裝備克難組合,其功能亦佳,令人欽佩。」
 

 
車子往彎曲、顛頗的山上行駛,路程約一個小時,讓坐車的人深感暈車。途中有位父親穿著厚重外套揹著小女孩在炎日下行走,正當慈濟志工要回程上車時,看見這對父女也到達,資深的訪視志工秋涼師兄好奇詢問,並深入了解這對病患的苦境。
 
原來女兒患先天性髖關骨發育不良,常會脫臼,必須以重重的石膏長期固定骨盆,到髖關節發育完全,如果不醫治,將來一輩子不能站起來。家境不好完全靠父親打零工,每次回醫院診治需提早三天出門,先步行到有車的地方搭車再轉車,沒錢住旅館,事先算好腳程,夜宿車站或涼亭,再行走蜿嶇的山路到達醫院。尼泊爾白天很熱,高達三十七、八度甚至飆達四十度,夜晚很冷,父親晚間穿著外套抱著小女孩露宿夜晚,為醫治女兒的病,不遠千來,顯現父愛的偉大。
 
透過他們的主治醫師了解狀況,當時父親的錢包只剩幾百塊盧比(臺幣:尼泊爾盧比=1:3.3115),才知道他的一個月收入約五塊美金。秋涼師兄萬般不捨,拉著賑災醫療團偷偷到一邊,小聲地說:「雖然出來賑災是不能擅自施捨,在佛誕日,佛祖要我們遇到這一對父女,難得的因緣,要不要我們作個活菩薩,盡量幫他們?」當下集資一百美元,及時解燃眉,「父親錯愕及驚喜的表情,讓大家難忘,在佛誕日可以行一善,回到旅館歡喜之心久久於懷。」
 

 
大醫王不放棄任何可治療的病人
 
5月11~ 12兩天還是發放,同時也有義診,5月11日那天賴副院長有一個任務,再去看另外一家整形外科醫院,經尼爾醫師介紹當地最大德國人開的整形醫院,主治褥瘡、清創、燙傷、車禍變形……需要開刀,重建使功能恢復。
 
賴副院長事先將帳篷區褥瘡女病患傷口拍照,整形醫院主管看了照片之後表示「這是一定要住院,病人需要住院六個月」,接著又說「目前醫院沒床,可能要等一兩個禮拜」,賴副院長不捨,一定要想個辦法安置才放得下心。當下就說,「那請問整個加德滿都區域,還有那家醫院可以收這樣的病人?」整形醫院主管愣在那邊想一下,然後說:「沒有,除了我們這一家,沒有其他辦法」,賴副院長緊接著說「那怎麼辦?請不要考慮醫藥費,只希望病人能夠好。」
 
賴副院長拿出身上僅剩的一張名片,表示來自臺灣醫療團,主管SAKYA(姓釋迦)是佛教徒,看了同是佛教慈善團體,馬上表示願意接受,一口答應「盡快幫你找床,但需要等幾天的時間」,並願意免費提供開刀、清創及補皮,還有床位和其他治療,只收伙食及藥物耗材費。「尼泊爾同胞願意幫忙同胞,原來在這世界上還是有善心。」賴副院長內心感到一絲絲的安慰。
 

   
物資發放度難關
 
浴佛活動後,慈濟賑災醫療團開始在尼泊爾地震災區進行大規模發放,用真誠的心,感受當地民眾的需要,適時給予協助,也溫暖著當地民眾的心。發放物資有30公斤大米,一包生活用品,志工主動幫忙老弱婦孺。
 
5月12日一大清早,藍天白雲志工會同尼泊爾政府、軍方和鄉親,在巴塔普市政府前廣場發放,賴副院長因為都待在義診區,此時也發揮了多功能,幫忙一戶婦女家扛30公斤米帶回家,並關心生活情況。「起初覺得還可以,走了一段路,後來幾乎跟不上居民的腳步。」
 
事後婦人真情留露表示感謝,「這一區的人都很感謝慈濟的幫忙,因為如果沒有慈濟,下一步不知該怎麼辦」,並述說地震災難當時情況,家毀了的寄居房屋沒倒的親戚家。也熱情帶著大家一起回她受損的房子看看,住家附近整片除了古蹟,民宅如砲戰炸到粉碎一樣,傾倒成廢墟。
 
再次回到熟悉的家,婦人迫不及待地往樓上走,「不能摸牆壁,可能會倒」,婦人提醒著。樓梯狹窄,木造而且剝裂,賴副院長跟在後頭心驚膽顫,「牆壁裂了,受損維持恐怖平衡,加壓就可能就傾倒。」賴副院長不敢在裡面逗留太久,出來時,還看見附近有人從危樓出來,竟仍有人住在其中。
 
還有災民表示,地震至今苦悶煩惱無處可解,已有一、兩個禮拜不知找何人講話,幸虧有慈濟人傾聽膚慰。「尼泊爾政府目前只有補貼一個屍體三百元美金,對於房屋倒塌的部分目前都還沒有方案,再過一個月就很大的雨季就要來了,這些災民其實不太知道能做甚麼。」這是災民最煩惱的雨季將來臨。
 

 
強震來襲 愛灑撫慰心靈
 
賴副院長從災區幫忙,回到帳篷區一個小時候後,地鳴隆隆作響,樹上幾百隻鳥飛上天,再次發生7.3強震。不久一聲「 轟」,剛才去過的災區塵土飛揚,「好險!福大、命大幸虧離開得早。」賴副院長嚇出一身冷汗,可是又憂心起災民。
 
前些日經歷大世紀地震,隔沒多久再一次大地震,現場一片尖叫哀嚎聲、小孩哭叫聲,每個人臉上驚慌,有如人間煉獄。慈濟賑災團重新恢復巴塔普健康中心的定點義診及帳篷區義診,一時湧進大量骨折、扭傷、外傷之病患,及歇斯底里害怕到喘不過氣,煙塵引起呼吸道感染,「在帳篷區遇到臉都黑掉,手也黑了的病患,還好臺灣吸入性藥物當時發揮藥效,吸幾下就好了。」
 
有些居民因心理恐懼引發歇斯底里,慈濟志工羅美珠向前安撫,擁抱著疼惜,拍拍肩膀,安定情緒。讓賴副院長見證了慈濟志工資深委員厲害一面,以及體會關懷的重要。
 

 
當時民眾太恐慌,心情不穩定,怕有後續變化,慈濟賑災團立即膚慰災民,傍晚帳篷區舉辦愛灑祈福會,志工發揮所長,帶動手語〈一家人〉,及唱他們熟悉的童謠,凝聚一起,透過歡樂與笑聲,化解地震帶來的驚恐不安。
 
「醫療對當地居民很難恢復生機,但慈濟志工有一套成功經驗,藉由小志工帶動,讓災民接受慈濟的幫忙,愛灑時民眾得到心靈安慰,心情慢慢轉變樂觀正念、正向,這種模式是將醫療與慈善結合在一起,撫平災民情緒。」賴俊良又見證醫療與慈善結合解苦難。
 
5月12日傍晚褥瘡病人因為發高燒,明顯感染、脫水,醫療團隊認為不能等原先聯絡的整形外科醫院,必須緊急處理。賴副院長緊急聯絡加德滿都的大學附設醫院,暫時安置打點滴,隔天再去看此病人,已退燒,才放心回國。
 
「這世紀災難,如果沒有這次機會幫助災民,醫師號稱多會看病,都是假的;碰到民眾遇到災難,知道如何幫忙,而且能幫忙到什麼程度,這才是真的。就比如電腦快閃記憶體跟燒在裡面的硬體,一般醫療團醫完就走了,這個就是記憶體,電一拔掉就通通沒有了,慈濟中長期連續做就如燒在電腦硬碟裡,災民知道慈濟在那裏做過什麼事,認識慈濟並跟著做,最重要啟發了他們的善心,讓愛循環。」
 
賴副院長在尼泊爾見證無緣大慈的大愛,慈濟救災完整性,後續的醫療團、物資發放及中長期重建,是多功能救災,讓本來很沮喪的尼泊爾人民,很快又恢復本來的生機,民眾經天災焠鍊之後,生命視野、更加寬廣。
 

 
(口述歷史、照片提供/胸腔內科賴俊良副院長;整理/嘉義人文真善美劉淑貞)

瀏覽人數:768