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在這裡

Back to top

尼泊爾賑災醫療紀行--走過悲苦足「印」的白衣天使

尼泊爾賑災醫療紀行--走過悲苦足「印」的白衣天使

2015/07/13

「在做自己的休閒規劃裡面,從來都沒有想過我會到尼泊爾這個國家,是因為發生了這麼大的災難,才會跟著慈濟人的腳步,去那裡發揮自己的護理良能。」參與尼泊爾慈濟賑災醫療團的大林慈濟醫院骨科護理師郭瑞敏,談起遠赴距離三千六百多公里的地球彼端---印度尼泊爾那因那緣,時而陷入沈思,時而皺眉嘆息與不捨,無法抹去的一幕幕悲苦傷痛畫面,在腦海裡悠浮掠轉。
 
曾經參與過海燕風災賑災團的瑞敏,在大愛臺上看到規模七點八的強震畫面,真實的發生在佛陀的故鄉,她暗自在心裡做了重大決定---隨團去救災。怕家人不了解災區的現況,會有所擔心,瑞敏告訴媽媽:「賑災醫療團已經有兩梯次出發去當地了,有關於食衣住行方面都有很妥善的安排,就是住飯店,出門有巴士坐,去義診很安全,而且大家都會把我照顧好。」一份救人的善念終於得到家人的首肯。
 

 
劫後餘生的國度
 
剛下機場,初次踏上這塊劫後餘生的土地,在暗夜裡,雖然無法清楚的看到災區的樣貌,不過,瑞敏從窗外望出去,機場附近乍現的燈光,孤伶伶的顯得異常清冷,遠處幾乎是一片漆黑,千百個瞬間閃滅的畫面在腦海裡飄忽著:「從機場到飯店這段路,觸目所及盡是一片黑暗,隱約可以看到許多倒塌的房子,還有,路面還是巔簸不平!」映入眼簾的第一印象,令瑞敏一顆懸宕的心,隨著車子在巔簸的路面行走,始終無法平靜下來。
 
細心的瑞敏看到當地倒塌的房屋感到很不可思議:「他們的房屋是由磚塊一層一層的堆疊上去的,又沒有加上鋼筋或是水泥,難怪一搖晃起來,是那麼嚴重。之前想像中的尼泊爾古蹟是很有名的,都是好幾千年以上的歷史,可是經過這一次的強震,所有的古蹟風景,皆在地牛挪移中傾圮,只能由瓦礫堆中去拼湊出原貌了。」瑞敏真的無法想像,踏在還沒有揭開披著濃濃佛教色彩之神秘面紗的尼國,放眼望去,很多古蹟建築物都禁不起強震,就如同骨牌效應般,處處化成瓦礫堆。
 

 
示現病相
 
空氣中彌漫著濃濃的腐臭味,像屍臭般撲鼻而來,示現病相的她-一位約莫三十多歲的女姓病患,長期臥床產生了很多壓瘡,傷口被群起盤旋的蒼蠅一直沾黏,第一次在他國度過護理師節的瑞敏和葉光庭醫師揹著醫療箱,蹲在地上為她換藥,鮮血或著消毒水一滴滴滲漉著,她-讀不出心事的臉龐,隱藏著極度痛苦與憂傷,令瑞敏心裡非常難過:「這個女姓病患,本身無法行走,她的身上從頭到腳,總共有七個傷口,其中有五個傷口,可以直接看到裡面,就是身上的骨頭;每次換藥就覺得很難過、很心疼,因為以她這樣的情況,其實是應該到醫院接受醫生的清創手術,讓傷口改善,才能盡快恢復,而且,可能要清理那個皮膚清到一個階段,有可能要再做植皮治療,不然傷口太大,癒合時間會很漫長,況且她營養不夠的話,傷口的癒合也不會那麼快!」止不住的嘆息與擔憂,在瑞敏心底一層層的加厚加重。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是雨水抑是淚水在泣訴?5月9日一場密集大雨來得快又急,眼看著她躺在地上,又怕傷口會被湍急的雨水滲濕引發感染,實在很令人擔心,好在有了福慧床,隔離地面的高度,稍稍緩解眼前的危急,看到賴俊良副院長和陳子勇醫師,不斷地奔走協調當地醫師,總算為她找到一家醫院去做治療,憐憫與不捨,讓瑞敏腦海中不時縈繞著她躺在床上的病苦畫面,久久揮之不去,此時此景,也使得瑞敏不由得讚歎:「是證嚴上人的智慧,苦民所苦的構思,研發出如此輕便實用的福慧床,可以打開就當診檯,在床上換藥或處理傷口都非常方便,同時,也可以讓當地居民不再睡在濕漉的地上而夜不成眠。」
 
風強雨驟的夜晚,到處都有淹水,在帳棚區有一群很發心的小志工,令瑞敏很感動:「小志工們怕我們義診的醫療站帳棚會被風吹走,萬一吹走,隔天就不能看診了,雖然他們住的帳棚區也淹水,可是,他們並沒有先去保護自己住的地方,竟然冒雨在帳棚下,拉著四周的鐵桿子,說要守護我們的醫療站。」雨叨擾,風捲棚,何處才能讓他們的生命安全著陸?沒有答案的場景,牽動了很多人的心。
 

宛如世界末日
 
「訪視後回到帳棚區,正準備用餐,才開始拿出餐盒,就聽到有地鳴的聲音,發現那個地開始搖晃,當時,枝頭上的鳥全部竄飛起來,天搖地動群鳥高飛,我跟另外一個護理師嚇到腿發軟,整個人蹲在地上不敢起來,隨著一位居民手指著方向,右前方一棟房子就在眼前轟隆聲中倒下……」又是一場七點三的強震,令瑞敏回憶起民國八十八年九二一大地震的情景,內心猶有餘悸,思緒再度翻騰:「當時我正在臺中唸書,就住在九樓公寓,不停搖晃地非常厲害,和同學一直猶豫到底要不要跑?最後就決定待在原地。」親身經歷當天尼國再度發生這場強震,瑞敏自忖:「難不成是世界末日?」
 
彷彿電影災難片中,兵荒馬亂的爆破場景真實上演,縱然塵土飛揚,也掩蓋不了一雙雙倉皇逃命的眼神,此時的瑞敏顧不得兩腿發軟,馬上重新整理了思緒:「我來此地的任務是要救人的,絕不能讓自己先嚇到,應該要先鎮靜下來去面對災民。」在一片慌亂中,瑞敏接到帳棚區緊急啟動了大量傷患的機制訊息,眼看著剛才地震中倉皇逃離的民眾,又因為在瓦礫堆中,再度造成一些身體上的外傷,所以看診區瞬間有大批的傷患不斷湧入:「因為當地沒有外傷的醫生,所以我們就帶著一些器械跟換藥的醫療包,去幫他們一個一個縫合傷口。」外在的傷口可以透過醫生的妙手來縫合,內心受到的驚嚇、痛楚,要如何來弭平?
 
唯恐餘震再度發生,許多居民寧可夜宿馬路邊、安全島,就是不敢再回到自己的家裡,災民們心裡那股惴惴不安的心情可想而知,志工羅美珠趕緊舉辦了一場與災民互動的愛灑活動,陪伴中也安撫了居民不安的心情,在巴塔普帳棚區關懷的時候,送了平安吉祥吊飾給當地民眾,同時說明它的作用,就是一種對人的祝福,讓瑞敏見證到膚慰心靈的力量:「當他們拿著平安吊飾以後,有的人就把它吊在帳棚門邊,還有人就直接戴在胸前,從他們的臉上可以讀出心有比較沈靜!」
 

 
菩薩湧地而出
 
當地眼科那邊也是一所護理學校,有很多護理人員跟護生都主動出來幫忙,一方面幫忙醫生翻譯,也會到醫療站幫忙發藥或給藥,因同是護理出身,瑞敏也從中認識了當地兩位好朋友,這段時間的互動,彼此也留下美好的印象:「我們要回來當中有互留連絡方式,更令人雀躍的是,這兩個人答應秋涼師伯,說要發心跟著慈濟人的腳步當志工,想要成為當地的第一顆第二顆種子呢!」用一顆無私的愛去付出的同時,也啟發了人們自性中那股善念,讓瑞敏頓悟了所謂菩薩由地湧出,就是這個道理。
 
連日來尼國處處示現人間煉獄中的苦相,看到許多居民,連最基本的食衣住行都不能享有完善的照顧,在發放現場幫忙扛大米的瑞敏,對於佛陀示現人間的苦集滅道,有很深的體悟:「有年長者自己來領物資,其實大米還蠻重的,希望能夠為他們減輕一些壓力,想給對方一個方便。面對家園被催毀,沒有一個安置的地方,就連吃的方面也是有一餐沒一餐的;反觀臺灣人,真的很幸福,生活機能非常充裕,所以更要見苦知福,自己要有所警惕,生活要節制。」也是頭一遭在他國度過母親節的瑞敏,在見苦知福的同時,對照自己在臺灣是多麼幸福,回飯店休息時,不忘透過雲端,趕緊捎訊息給臺灣的姊姊,傳達對母親一個祝福。
 

 
連續三天的發放,現場分發物資的時候,「那瑪使爹」是彼此眼神交會時互相祝福的話,因為在那邊都是聽到尼泊爾語或是英文,忽然間聽到一句「臺灣慈濟謝謝你!」雖然口音帶著濃濃的生澀,卻彷彿身處異鄉的遊子,於他鄉遇故知般,令瑞敏心頭暖烘烘的:「原來,他們也很想努力的表達心中的謝意呢!」
 
尋找生命的答案,在於身體力行的體悟,能夠如願參與為期八天的賑災醫療團,在瑞敏的心底烙下滿滿的悲智印記:「很感恩上人,還有單位主管給我這個機會,因為放這麼多天,不在工作崗位上,其它同仁要來幫忙照顧病人,分擔我的工作,同時也在團隊中學到很多處理事情的態度,及專業領域上的學習。」一趟尼國行,體驗了大自然反撲的力量,看到人世間驚恐逃難的畫面,發揮了專業的良能,帶回了珍貴的友誼……走過悲苦的足印之後,在回憶的映幕中,悲苦哀樂,不自覺的倒轉翻頁!
 



 
(口述歷史、照片提供/專科護理師 郭瑞敏;整理/嘉義人文真善美葉素滿)

瀏覽人數:620