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在這裡

Back to top

尼泊爾賑災醫療紀行-志為良醫擴大愛

尼泊爾賑災醫療紀行-志為良醫擴大愛

2015/07/06

林庭光醫師賑災回院接受訪問。(攝影者:葉蕙蓮)

曾經想像著自己揹著背包,悠閒地走在喜馬拉雅山下,佛陀的國度,尼泊爾的土地上,欣賞著古國的古老建築,感受純樸民族的風土民情,追憶佛陀成佛的偉大精神與慈悲。這是大林慈濟醫院醫務秘書林庭光醫師一直尚未實現的夢想與願望,然而卻因為一個大地震,把他推到了夢想中的國家,心情是百味雜陳,一個美麗的旅遊願望,變成醫療團隊賑災救苦救難的使命,想起當時在徵求醫護人員前往賑災的時候,他是多麼希望自己能去,因為報名的人數很多,一下子就有四十多位同仁報名參與,他也很幸運地搭上了醫療團隊的列車,於5月27日至6月4日第六梯次,前往尼泊爾投入醫療救災的工作。

第六梯大醫王林庭光跟著第五梯人醫會羅均醫師來義診。他感恩Maiya Thakuri提供場地成就義診。(攝影者:李美儒)

有愛就無礙

雖然尼泊爾和臺灣沒有邦交,救援的過程難免有些波折,但是基於信己無私,信人有愛,林醫師和他同行的醫療團隊很順利地在當晚抵達災區,並在一間門口有警衛又很舒適的旅館安單下來,安置好行李即就寢,準備隔日五點的晨鐘響起,開始執行任務。

當林醫師踏上所謂的街道時,心情為之一沉,因為街道已不再是街道,而是一堆堆的斷垣瓦礫,找不到一間看起來像房子的房子,可見災情慘重。他也開始同理,災難發生時,當地的民眾是何等的驚恐,屋毀人亡又是何等的悲痛,他也看到了即使尼泊爾沒有發生地震,也算是一個很落後的國家,沒有工業、土地貧瘠,種不出好作物,此外,衛生與醫療條件不佳,一旦生病,都是任其自生自滅,或是用草藥來處理。當時報名梯次已到第六梯,林醫師心想:「去了還能做什麼呢?沒想到,看到目前的景況,能做的還真不少。」

震後一個月巴塔普帳棚區後方,依然可以看見地震造成的傷害(攝影者:葉晉宏)

一堆堆的斷垣瓦礫,街道已不再是街道。(攝影者:葉晉宏)

 

林庭光醫師首次來到Ram寺廟,為鄉親義診。(攝影者:李美儒)

 

 

 

 

 

但願眾生得離苦

第二天行程,林醫師一行人首先與人醫會的醫生會合,討論安排醫療團的定點與任務,一方面害怕語言不通,對病情溝通不良,林醫師便想辦法會見當地的尼爾醫師。尼爾醫師是一個很熱心又很慈悲的醫生,本身有二間診所,十分忙碌,但對於慈濟醫療團的需求,他全力以赴、義不容辭,所以,林醫師請他來幫忙溝通。

到了小神廟,有當地醫療志工幫忙,這些志工都是尼爾醫師召集而來。他們平時的生活都很苦,但看到慈濟人從遙遠的地方給予他們同胞醫療照顧,都暫時放下手邊工作與微薄收入,投入醫護工作,讓林醫師相當感動。

醫療團所處理的病患大部分和地震無關,而是他們居住的生活環境,醫療資源缺乏,導致長期關節痠痛和皮膚病,當然也有地震遺留下來的傷口,必須延續治療。下午回到帳篷區,有醫療小志工來幫忙翻譯,一天下來就看了二百個病人,大都很順利完成,帳篷區的環境很惡劣,風大沙大,看病很不方便,其中有一個弱智的水腦症病人,褥瘡很嚴重,都已經爛到見骨,林醫師形容行醫以來看到最慘不忍睹的褥瘡,他思考要如何來幫助呢?無奈家屬可能因為長期照顧,已身心俱疲,且經濟上也無能為力,不願再把他送進醫院就醫,對此林醫師曾無法理解,後來仔細思考之後,了解家屬或許也是逼不得已,他們已沒有多餘的能力來照顧這樣的病人,後來醫療團用以工代賑方式請看護,並把病人送進醫院。

在醫院受到妥善的照護,病人眼睛都發亮了,也會對醫生說謝謝,然而二天之後,卻因多重器官衰竭而往生,林醫師感到很遺憾但也很慶幸,在她人生最後能受到好的照顧。林醫師回想對尼泊爾的第一印象,尼泊爾就像四、五十年前的臺灣,不能以臺灣的角度去看當地的醫療,必須考慮到當地的風土民情和文化。

第一天,大夥兒感受到陽光和砂土的威力,在帳篷區看病十分辛苦。完成一天的任務,晚上回到旅社,大夥兒享受師兄師姊準備的餐點還有水果,那是一種很感恩又很幸福的感覺。

在義診時,格巴學院校長,致贈林庭光醫師一尊佛像。(攝影者:慈婷)

慈善訪視行程出發前,司機臨時請林庭光醫師幫他看診。林醫師立即診斷,果真是名符其實的行動義診。(攝影者:李美儒)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八國連心灑播愛

尼爾醫師帶他們到一個叫「提米」的地方,那裏是一個觀光景點,也被地震破壞殆盡。那裏不是慈濟醫療團的義診區,但很需要醫療支援,醫療團想找一個適合搭帳篷的地方做義診場所,後來找到一個類似幼稚園的英語補習班的空地,這是一個新的點,有很多要注意的細節和必須克服的事務,林醫師和團隊討論之後也都一一解決了。

這次前往賑災的慈濟人來自多個國家,他們自己戲稱為「八國聯軍」,但是上人開示:「不要說『八國聯軍』,要說『八國連心』」。一面看病,一面培養當地志工投入醫療救護,當地的志工都很願意幫忙,因為他們感受到其他國家團體都是來來去去,唯有慈濟團體不離不棄,不僅醫療陪伴,還關懷他們的生活狀況,安排訪視去照顧傷口較大、病情比較嚴重的病患。醫療團最大的收穫是培養當地的本土志工,連飯店的司機都加入志工行列,他們從袖手旁觀到穿起慈濟背心,自己都會感動,因為他們發現原來能幫助別人是這麼快樂。在二場愛灑中,他們擔任翻譯、搬重物還幫忙帶動,可見人性是良善的,只是沒有被啟發出來,尤其在那麼貧窮的環境,自顧已不暇,哪來助人的動機?由於遠道而來的慈濟人,這樣無所求的付出,感動了他們,他們心中的愛,就這樣被發掘了出來。

在幼稚園義診時,園長提供場地和桌椅,所有老師則當翻譯,全園停課就是希望給醫療團最佳的協助。其中,有一個約十一、二歲的顏面畸形小孩,一隻眼睛張不開,另一隻眼睛合不起來,似乎又有語言障礙,他來看診是因為眼藥水在地震中不見了,為了做更詳細的診斷,給他送醫院做電腦斷層檢查,沒想到醫院竟給予免費優待,一問之下才知,此次賑災慈濟醫療團送去好多個案,醫院都免費檢查。

慈濟人感念醫院的善舉,逢人便給予誠懇地讚嘆,院長深受感動,所以,只要慈濟送去的個案,電腦斷層檢查一律免費,形成愛的循環。小孩的家人說,小孩的個性很孤僻,不太會講話,但是經過醫護人員的用心關懷之後,竟然可以說出他的喜好、願望;林醫師發現,原來他不是孤僻,也沒有障礙,更不是笨,只是沒有一支可以打開他心門的鑰匙。慈濟人用愛、用真誠讓他開口,他用流利英文說出內心世界,林醫師認為他是聰明且可栽培的孩子,已將他提報本會,希望能有機會改變這個小孩的命運。這是第二天與第三天的行程,雖然辛苦忙碌,但是很溫馨也很感動。

尼爾醫生也幫忙提藥品。(攝影者:李老滿)

大家幫孩子們除頭蝨。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甘露潤心志同道合

第四天除了搭帳棚,還訪視喜馬拉雅學校,這是一個慈善學校,也是一個很特殊的學校,對於訪客都以佛教的禮節相待、對著來賓唱著英文版「感恩的心」,特別的是他們也作垃圾分類。以大帳篷當教室也當寢室,以英語為教學語言,一大片牆上還用各種語言,包括中文書寫「八正道」。

因為學校的孩子都還小,不能幫大忙,只能做供水的工作。林醫師本來不敢享用他們提供的水,但深入了解他們為了供養遠道而來的賓客,十分用心地煮水,無論是容器或水溫,都很細心處理過,林醫師為起初不敢喝他們的水而感到內疚。

醫療團積極培養當地志工,在愛灑的時候,讓他們分享為什麼要加入慈濟志工,因為唯有透過這種方式,才能讓他們達到助人的心願,他們以助人為樂,而快樂來自於人們對他們的感恩。為什麼他們喜歡加入慈濟呢?因為慈濟人的膚慰及面面俱到,讓他們在災難中倍感溫暖,他們要以慈濟人的精神為榜樣。

志工將購置來的桌子、椅子和書本,送到圖書館,讓學子們安心看書。

再怎麼苦都要精進

第五天回到帳棚醫療區義診,醫療團一邊看病一邊發現隔壁正在為民眾除頭蝨,也一起加入,幫忙買藥、包紮,更想辦法幫忙運水來洗頭。當地水資源很匱乏,洗頭似乎是一件奢侈的事,所以,有些老人家沒有頭蝨也要來洗頭,洗了頭後他們十分快樂。

下午,醫療團去了一個圖書館贈書,圖書館其實只是他們神廟提供的一個小空間,裡面連窗戶都沒有,大家就在那裏念書,而他們要的書也都是教科書,因為地震發生時,書都不見了。他們採取幾個人共用一本書,而不是一人一書,他們在克難中精進著,也由於透過贈書行動,醫療團才知道他們的教學以英文為主,他們把上梯次捐贈的福慧床當書桌,並坐在地上念書,景況十分辛苦。

大家心疼他們的克難,這一梯次又捐贈了塑膠桌椅,他們很高興也很珍惜。大家看他們在那樣惡劣的環境中用功上進,肯定他們將來必是國家的中堅份子,林醫師心想:「他們如果有機會來臺灣走一趟,多認識一些慈濟內涵,應會有更不一樣的成就,未來如果能繼續關懷,也定會是慈濟的種子。」

當晚,當地志工舉辦了一個感恩會,用唱歌、寫紙條的方式,表達出他們滿滿的感恩。

志工將購置來的桌子、椅子和書本,送到圖書館,讓學子們安心看書。

志工將購置來的桌子、椅子和書本,送到圖書館,讓學子們安心看書。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到達義診點,大家先將物資搬下車。

有心就不難

有一處名叫「猴廟」的地方,有一間廟,另有一些猴子在那裏活動,那是一間佛教的廟,是當地的信仰中心也是個觀光景點,但是政府一直沒有准許慈濟醫療團在那邊義診。林醫師到達時,馬上有一個小孩來詢問何時去義診,他們有很多人需要看病,林醫師想起前幾梯去過的慈濟醫療團都被趕出來,而沒有向小孩承諾。

在「提米」雖然不是慈濟的義診區,但當地的警察局看到慈濟人那樣誠懇,不但持續關懷還煮熱食,他們深受感動而主動出面溝通,並且保護大家的安全。

而猴廟,這地區的人口不少,卻也沒有醫療團義診,當地居民只好請管區幫忙協調,最後終於讓慈濟順利在那邊義診,醫療團進駐的時候,巧遇他國醫療團要撤離,看到慈濟人到來,他們竟然把義診的結餘金額全部捐出,金額雖然不多,但對慈濟人的信任與肯定,令大家相當感動。當地居民都非常歡迎慈濟人的到來,很熱情地圍過來關心有沒有被政府刁難,並表示他們很願意幫忙。在此地,醫療團也招募了好幾個會講中文的本土志工,他們本來留著長髮,受了上人感召之後,都把頭髮剪掉,顯得更莊嚴有道氣。

經過猴廟事件之後,醫療團的整個義診模式差不多底定,包括添購簡便桌椅,使每次設點的時候,能很快地把場地準備妥當,節省很多時間。

接近午餐時間,兩條動線--看診與領餐食井然有序排隊。(攝影者:李老滿)

兩個小時的義診,共有八十位鄉親的病痛得到醫治,也成就了大醫王守護猴廟帳篷區鄉親健康的心願。(攝影者:李老滿)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大醫王們把握時間,趕緊練習《無量義經》演繹的動作。

菩提樹下憶佛陀

第七天,醫療團去了一個神廟的地方,發現那裏的種族不太同,但人還是很良善的,「最特殊的是那裏有一棵很大很大的菩提樹,約是大林慈院門口菩提樹的十倍大,聽說有好幾百年的樹齡。」林醫師讚嘆道。

醫療團就在菩提樹下為民眾看病,雖然天氣非常炎熱,但在菩提樹下十分清涼舒適,林醫師的心裡忽然湧現佛陀問病圖的氛圍,成了他很奇妙的經驗。

林醫師和小朋友互動團康,發現小朋友們都會講中文、唱中文歌,如:「感恩的心」、「茉莉花」,當地環境雖然窮困,在教育方面還是很用心。下午二點看診結束,所有醫療團都趕到猴廟做愛灑,培養出來的本土志工都非常優秀,不但在醫療上幫很大的忙,更欣慰的是他們已都融入了慈濟精神。

最後,醫療團整理藥庫,將所有藥物歸類,以方便之後梯次的醫療團取藥順暢,大家很感恩飯店提供了一個大房間作為臨時藥庫。此梯醫療團在尼泊爾所做的事雖然和地震關連不多,然而感受到在那醫療貧乏、惡劣的生活環境下,要做的事情還很多,光是醫療,其他國家醫療團一天看五十個病人就是任務完成,而慈濟醫療團每天看的病人達二百人,其他還有訪視、愛灑、培養本土志工等等。七天的行程即將結束,大家心裏還是掛念著如何再有後續?看著他們的貧乏和苦難,直想如何才能為他們做更多。

志工培訓課程開始,滿座的本土志工,共七十三位參加。

首次尼泊爾本土志工培訓課,課程圓滿。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本土志工表演〈幸福的臉〉。

眾生平等慈悲為懷

林醫師說道:「剛到尼泊爾,好像回到四、五十年的臺灣那種感覺,很不適應,回到臺灣後,一下子又往前進步了四、五十年,也很不適應,頓時覺得臺灣太完美了,有平坦又四通八達的柏油路、完備的醫療與教育、豐裕的物資,光是便利商店林立,就足以方便生活,深深體會到要用很感恩的心過每一個日子。」

過去參與中國的賑災活動,沒有語言的隔閡,此次去尼泊爾,林醫師感到最大障礙還是在語言溝通:「再怎麼專業,如果溝通不良還是難以發揮最大的功能。」

因此,林醫師自許將來若再有國外賑災的機會,醫療不只是醫療,更要用心去了解當地的風土民情、文化,才能知道人民真正需要的是什麼、怎麼給才是有智慧的布施。

志為良醫守護愛,上人的千千萬萬弟子,每個人在自己崗位上做好自己的角色,而偉大的大醫王,但願眾生得離苦,不為自己求安樂,深入災區,不畏艱苦與危險,更不計自身的得失,只為拔苦予樂。若不是大慈、大悲和大愛,有誰辦得到?可敬的大醫王們,足為人品典範。

(口述歷史、照片提供/醫務秘書林庭光醫師;整理/嘉義人文真善美葉蕙蓮)

 

或坐或站,閉上眼睛,雙手合十,祈求天下無災無難。(攝影者:李老滿)

志工在一旁同樣是雙手合十,虔誠祈禱天下無災難。(攝影者:李老滿)

瀏覽人數:1319