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在這裡

Back to top

尼泊爾賑災醫療紀行—賴俊良副院長~無常擦肩的震撼體驗

尼泊爾賑災醫療紀行—賴俊良副院長~無常擦肩的震撼體驗

2015/05/18

(攝影者:張清文)

尼泊爾賑災醫療紀行--
大林慈院副院長賴俊良
參與梯次:第三梯(2015/05/06-2015/05/14)

無常震撼 回歸使命做病苦後盾

風塵僕僕一路從尼泊爾輾轉經香港回到台灣,再從桃園南下嘉義大林,賴俊良副院長與熱情迎接的同仁致意報平安後,轉過身直奔診間。胸腔內科兩位年輕醫師陳信均與陳易宏,一口氣報告了十幾位病人的情況,這些都是賴副出國前囑託照顧的住院病人,為了即時掌握病人的發展,他穿著一身藍天白雲,思路清晰地聆聽、討論著。

兩位醫師才相繼離開診間,緊接著病人就進來了。在從桃園機場返回醫院的高速公路上,接到病人的求助電話,病人因咳血感到心驚害怕,賴俊良毫不遲疑地要他立刻回來看診。

5月14日賴俊良副院長返抵大林,心繫病患而未休息直奔診間,關心病人在這段期間的情況。(攝影者:何姿儀)

診間外,陸續來了病人與家屬。「出國賑災前,他們剛診斷罹患癌症,通常新病人都會非常焦慮不安,我不想再拖,趕快約他們回來做進一步的檢查與說明。」一杯咖啡讓他暫忘身體的勞累,依舊精神敏銳傾聽與解說,與病患的心同在一起。

更加黝黑的膚色與一身染成土黃色的白褲,讓診間變得很不尋常。5月6日出發,14日返抵國門,尼泊爾強震第三梯賑災醫療團員,非但參與醫療服務,更經歷了規模7.4的強烈地震、瞬間的傾盆大雨,也共同成就了慈濟在當地的第一場大型發放、在佛誕地舉辦紀念佛誕的浴佛典禮,與膚慰人心的愛灑活動。

經歷生死無常的交錯,他的腳步沒有停頓,無論在災區或日常當中,都要做病苦者的堅強後盾。

賴俊良副院長尼泊爾賑災心得,口述分享整理如下:

(攝影者:賴俊良)

滂沱大雨透露隱憂

到達尼泊爾的第一天(5/8),與行動醫療醫療團隊隨著尼爾醫師來到一個鄉下村落,空氣裡飄來陣陣屍臭味,沿路許多災民枯坐著,轉過一個彎,災難的場景瞬間映入眼簾,房子倒的倒、塌的塌,五層樓高的房子坍成一堆廢墟,還有人壓在裡面。

至今政府只針對每個往生者發放三百元美金撫恤金,對於房屋倒塌的部分仍無具體方案。災民指著廢墟告訴我們:「這是我家。」我感到很震撼。面對這片殘破不堪,他們束手無策,眼神空洞,而這樣一處一處的災區很多,遠超過我們想像!

臨時醫療站,三個醫師在三個小時看了一百三十四位病人,但這並不容易,由於車輛能載運的人員有限,一位當地護理師同時為兩組醫師與病人之間進行翻譯,還要協助許多醫療作業,極為忙碌。

(攝影者:賴俊良)

9日上午,在定點醫療站的現場,災民仰望天空說,「等會會下大雨。」我不以為意繼續看診。沒想到不久後,豆大的雨滴嘩啦啦地瞬間傾倒而下,而後護理師發現地面開始積水,大家趕忙搬運藥品避免受到波及,再不久,遮雨棚就因承受不了積水重量而倒塌,大家身上的白褲也因泥濘噴濺而變成黃褲。

瞬間雨量宣洩不及,地面的積水灌進了帳棚裡。還好慈濟準備的福慧床,發揮了極大功用,對帳棚區裡的臥床病人幫助很大,讓他們的傷口避免因泡水而惡化。

聽尼爾醫師說,這種雨量在當地算是小case,一個月後雨季來臨,這樣的大雨會整天下個不停,帳棚區所在地,附近有兩條小溪,雨季來臨甚至可能淹水達一尺,災民的生活將更陷入困境,整個災區的環境衛生也令人堪慮。

於佛誕地虔誠浴佛

5月10日,全球各地都在舉辦三節合一浴佛典禮,這天對於正在佛誕地的慈濟賑災醫療團來說,與佛陀的慈悲胸懷更有了非比尋常的聯結。經過師兄師姊的奔走、溝通與規劃,展開在當地的第一場大型發放暨浴佛典禮。

當地人沒有排隊習慣,師兄師姊費了相當大的心思,引導群眾成為井然有序的隊伍,這在當地前所未見。起初以為現場秩序有點亂,民眾可能聽不入心,沒想到當翻譯請大眾合十時,所有人都同時合掌了。

自己很幸運,並沒有經歷真正的苦難,過去參加浴佛典禮,只是恭敬禮佛,並不會特別求什麼,但這場浴佛心境非常不同。世紀的災難後我們來到這裡,看到災民虔誠地合十、禮佛、接花香,許多老人家將淨水往自己的臉上潑灑,懇求老天、佛菩薩保佑,相信這場儀式,能為災民帶重大的心靈慰藉。

(攝影者:莊慧貞)

(攝影者:莊慧貞)

(照片提供:賴俊良)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強震再襲緊急救援

連續三天的發放,醫療團員除了定點看診、巡迴醫療、往診外,也有機會參與許多工作。12日,我們陪著災民將物資帶回家裡,關心生活情況。我自認為比較年輕,扛起其中最大一包三十公斤重的物資,起初覺得還可以,走了幾公里後,幾乎跟不上災民的腳步。

婦人與她兄弟姊妹的家都毀了,只能寄人籬下,她感動地說:「如果沒有慈濟,這一區的人真的不知該怎麼辦。」便帶著大家去她受損的房子看看。

在只容一人寬的狹窄樓梯上,婦人善意提醒:「這些牆壁不要碰,不然可能會倒。」大地震後婦人被迫離開,再次回到熟悉的家,她迫不及待地往樓上走。我們不忍心,卻走得心驚膽顫。受損的牆壁維持恐怖的平衡,加壓就可能傾倒,災民用木頭在外牆撐著,從破掉的牆壁往外看,全區慘不忍睹。更意外的是,其他樓層還傳來人聲,竟有災民仍住在其中。

見到慈濟人走進災區,另一位災民靠了過來。地震至今,她的苦悶煩惱無處可解,說著便嚎啕大哭了起來,廖明泉師兄立刻膚慰擁抱。隨著她的腳步,眾人小心翼翼爬過廢墟才到她家,景況更加淒涼,災區到處一片死寂。

(攝影者:賴俊良)

災民見著藍天白雲的身影,訴說多日的憂煩而哭泣。(攝影者:賴俊良)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回到帳棚區,現場因慈濟人的愛灑而祥和溫馨,這時突然一陣天翻地覆,發生規模7.4的極淺層大地震。現場鳥群漫天飛散,地鳴隆隆作響,孩童放聲哭嚎,大人們驚惶尖叫,而剛才去過的房子轟的一聲化為一片煙塵,我猛然發現自己逃過一劫。

我與葉光庭醫師、郭瑞敏護理師,帶著醫藥用品往健康中心帳棚區衝去,街道上群眾歇斯底里地逃難,拍打車子、鳴按喇叭,現場秩序大亂,恍如人間煉獄。

健康中心是距離重災區最近的醫療據點,第一時間湧入了大量的外傷、骨折患者,隨後,因驚嚇而休克、因灰塵引發氣喘發作、心肺症狀惡化的病人也陸續送來。

當天夜晚,在一次規模6以上的餘震中被震醒,過去對地震並不感到害怕,但這天晚上,真的感覺到恐怖。經歷這一場大地震,更能體會災民的驚恐,需要匯聚更多的祝福與力量,幫助災民重生。

為病苦人積極奔走

如此天災,不只造成大量急性傷病,許多慢性病也會惡化。11日的發放,宣讀 上人慰問信後,就急著去聯絡一位病人的轉送問題。

這位三十二歲的女性病人,由於先天性神經脊髓病變長期臥床,身上有多處四級褥瘡,4月25日的強震後,因大量傷患湧入醫院,急性度相對較低的她被建議出院。然而地震讓他們無家可歸,而照顧他的父親也在不久前過世了,由姊姊與妹妹陪著她來到帳棚區。

病人的褥瘡深可見骨且發出臭味,經過慈濟醫療團隊幾天的照顧,味道逐漸改善,但帳棚區環境不佳,感染、營養與脫水等問題,讓我們急著為她找到醫院,透過慈濟的補助,讓她能得到適當的照顧。

電話聯繫醫院滿床,大家不放心,開了遙遠的路去親自拜訪,幸運地經過尼爾醫師的推薦,找到當地相當有名的整形及重建醫院(SUSHMA KOIRALA MEMORIAL HOSPITAL),接待我們的醫療主管是佛教徒,與慈濟人一見如故,他們發心幫病人免費清創及植皮,並且不收病房費,只酌收伙食及藥物耗材費。然而地震過後,該院等床的個案已躺到了停車場,他們願意盡快挪出床位讓病人入院,大家非常感動。

5月12日大地震下午,大量傷患的緊急狀況逐漸解除後,這位病人卻突然惡化。高燒38.8度,不斷發顫,經驗告訴我,不能再拖了。但除了醫院塞滿大量傷患,救護車也忙碌不堪,加上交通大亂,過程中不斷用電話追蹤救護車的進度,由花蓮慈院感染科鄭順賢醫師陪同送往附近醫院的急診室。

孩子不識愁滋味,單純的笑容為死寂的災區帶來一絲希望。(攝影者:賴俊良)

在山頂與父愛相遇

隨著當地急性醫療的需求趨緩,第三梯醫療團災區的另一個重要任務,即是拜訪當地醫院,為中長期照顧災民尋找更多合作的可能。

將近三百床的B&B醫院,是加德滿都市內最優秀的骨科及創傷醫院,然而他們卻將收入用來維持另一家附設在山頭上,六十七床的小兒骨科慈善醫院,非常不容易。醫師帶著我們上山參觀,這裡有百分之八十五的病人,住院治療與家屬食宿完全免費,照顧了相當多困苦家庭。為了節省支出,醫院自行製作輔具、義肢,並關注了長期住院的兒童教育需求,不但有兒童遊憩園區,還設置一間教室,走進教室裡滿是書香味,讓人彷彿回到小學時光。

在這樣克難的環境中他們堅持行善,環境設備雖然老舊,但愛心一點也不落後。

當一行人帶著極為感動的心情準備下山,遠遠地從斜坡那頭,看到一位劬瘦的父親背著女兒緩緩走上來。女兒腳上裹著層層石膏,應該是很重的,我搭車上山的路程都暈車了,這父親究竟走了多久?

當地醫師親切地與父親打招呼,說明他們是來回診的。女孩因先天性髖關節脫臼,須趁幼年早期固定,否則未來將終生癱瘓,只能在地上爬行。

這位父親一個月收入只有五美元,大熱天身上穿的外套,是為夜晚露宿車站能用來禦寒,他就這樣一路背著女兒步行、搭車、步行,經過三天才到達這家醫院。

大家聽了極為不忍,黃秋良師兄把我跟陳子勇醫師拉到一旁,在這佛誕節的殊勝日子,我們遇到這對父女,大家討論評估過後,決定當下一起為他提供一些補助。

我想,女孩是幸運的,擁有這樣偉大的父親,否則她未來一生都會很折磨。這位父親身上流露著鄉下人的單純無求,也因有他對女兒如此付出,才讓我們有因緣在此相遇,這件事情讓我感到溫馨與掛念。

尼泊爾的重建,也許需要許多年或甚至超過十年,尼泊爾孩子的眼神清澈單純,在他們人生最重要的能力養成階段,除了居住與醫療問題,也許我們更值得思考提供教育援助,包括獎學金或專業訓練交流。復健之路如此漫長,災民的心靈需要長期的陪伴與關懷,強震雖然給尼泊爾帶來很大的考驗,但若能從災難中站起來,相信尼泊爾的未來會更好。

(口述:賴俊良副院長 整理:何姿儀)

(攝影者:賴俊良)

(攝影者:賴俊良)

瀏覽人數:1144