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在這裡

Back to top

學子志工體驗 許下救人的心願

日期: 
2018/02/02
發佈單位: 
公共傳播室
內文: 
文 l 張菊芬  圖 l 張宇鵬、李麗華、黃麗娥

 
醫院是一個生死交關,情感交流的地方,病房裡隨時傳來的機器聲,護理師匆忙的腳步聲,病人的疼痛聲,期盼家人趕緊好起來,家屬內心的煎熬,交雜在醫院每日的生活中。
 
走進大林慈濟醫院,明亮的大廳,不時傳來音樂志工演奏柔美樂曲,醫療志工不分宗教種族老少,穿梭在每個病房區,成為病患與家屬心情的依託,更是醫護同仁最佳良伴,也讓來到這邊體驗醫療志工生活的孩子,在人生的選擇上有了不同的看法與決定。

 
院內常看到不同地區的志工
 
在大廳,不時會看到來自全省各地慈濟青年(大學生)服務隊、青少年(國、高中生)志工服務隊、台南慈濟中學志工服務隊……駐點大廳或日間照護中心,手舞足蹈,一會兒唱歌、跳舞、比手語,一會兒幫阿公、阿嬤揉捏肩膀,讓鄉親們好開心。
 
其中,林采璇從小與醫院就有著密不可分的關係,母親是大林慈院的同仁,國小五年級就帶著她來做醫療志工,協助一些簡單的工作,推推藥車,開朗活潑的她,嘴巴甜、有禮貌,獲得多位叔叔伯伯的讚賞,也對醫院路況逐漸熟悉,成為最佳引導人員。
 
即將升高三的采璇,對自己未來人生期許很高,也把握住最後在大學統測之前,報名參加大林慈院醫療志工服務隊。
 

圖:林采璇(右)

 
面臨大學統測采璇猶豫了
 
同仁說,采璇很會規畫自己的生活,從來不用父母親擔心。
 
臨行前一晚,采璇猶豫了,因為她除了即將面臨大學統測以外,醫療志工結束後,當週還有一場丙級證照考試也在等著她,對她而言這是一個既嚴峻、又關係著她人生的一個重要關卡,影響著她的抉擇,但既然答應要來做志工了,就必須依約前來報到。
 
采璇:「這張證照很重要,一直猶豫到底要不要來,於是最後決定將那些書搬來醫院,所以三天的醫療志工,人家參加志工早會,我在讀書,其他時間服務病人及家屬。」
 
除此之外,她說:「早上3:30起床,晚上9:30睡覺,志工作息很正常將她緊張又晚睡的習慣,調整回來。」
 

親情啟發小志工的愛心
 
面容姣好、活潑、外相、靈巧、識路、有膽識、有智慧,林采璇被分配到外科加護病房。從沒進去過重症區的她非常害怕,小心翼翼地消毒雙手,穿上隔離衣,「心想裡面的醫護同仁應該都是全副武裝,是很可怕的地方。」
 
一進去,病人臉上毫無表情,許多人仰賴呼吸器,身上貼著許多的儀器線,機器聲,護理師匆忙的腳步聲,病人家屬啜泣的聲音。家屬只能利用每天會客三次的時間,進去看病人,講幾句話又得馬上出來。
 
而等待的時間通常是漫長的,有的病人等不下去了,有的病人還在昏迷當中,家屬正在叫喚著病人的名子,「媽媽,你什麼時候起床?」
 
林采璇撇過身去,擦拭著眼淚,心想,「天啊,這是多麼讓人揪心難過。」
 

人生新的體驗思考
 
在醫院除了在大廳表演,也幫長者按摩,有時民眾問路也幫忙做響導,竟讓她遇到醫院999,就是各醫院專用的緊急醫療救護代號,只要院內發生緊急狀況,危急生命安全,醫療團隊就會透過內部專線通報總機廣播,給病人即刻救援,這次給她很大的衝擊,「天啊,如果自己會這些急救護理的工作,能夠把她救活的話,心裡就不會這麼難過了。」
 
采璇開始思索未來方向,「未來我想要從事醫療方面的工作,因為我覺得醫生超偉大,自己一條生命救了無限的生命,加上全臺護師荒,只要讀護理,未來一定有工作可以做,我想過未來畢業之後要不要從事醫療方面的工作。
 
學習為病人服務的同時,看到人生生、老、病、死、苦不堪言,對她而言,人生有了新一層的體認與思考。
 

為自己許下一個救人的心願
 
這群,慈濟雲林青少年志工服務隊的孩子們,一早4:20起床,到地下一樓盥洗,林采璇發現隊輔媽媽們早就起床盥洗完畢,整隊在樓下等了,「媽媽們會說樓下的人都好了,剩下你們,那時就會覺得壓力好大,然後去參加晨鐘起薰法香,結束之後,每個人就趕去用早餐,又要趕快跑去大廳集合,唱愛與關懷,然後參加志工早會,完後,才開始一天的志工體驗。」
 
而且有時候初一十五要拜願,然後他們又要3:50更早起床,就覺得「這群志工真的非常了不起 !」揮別了,大林慈院恢復到學子的生活,采璇要認真讀書,為自己許下一個救人的心願。
 

小志工體會志工角色的重要
 
跟采璇一起前來的,還有就讀西螺地區高二學子吳耿尹,父親是慈濟志工,所以他經常看著父親來到大林慈院當急診志工,在他的心裡引發起好奇,什麼樣的誘因讓父親願意經常來醫院服務病人呢?
 
於是在這樣的心態驅使之下,讓他來到大林慈濟醫院當醫療志工,因緣聚合,巧妙地被分配到急診跟著師姑、師伯學習,一起服務病人家屬。
 
他看到一名婦人,在先生往生後,獨自照顧長年生病的小叔,這天又帶著小叔來到急診室,疲憊孤單的面容,讓人看了不捨。志工前往關懷時,她忽然對著前往關懷的志工哭訴,將她這幾年如何生活、工作、照顧生病的小叔,沒有先生後的無助的情形,都傾倒給志工聽。
 
吳耿尹在一旁不知道如何安慰這位媽媽,只能默默地盛一杯水,拿到這位婦人手上。他說:「我只是盛一杯水就讓這位媽媽微笑,志工在醫院的角色真的很重要,終於能體會父親為何會來醫院幫忙。」
 

行善行孝不能等
 
另一位,就讀斗六鎮的學子高嫚伶,這次服務的地區是較多癌症病人的病房區,有些人做了氣切,有些下巴開刀有傷口,志工媽媽教她很多待人處事的技巧與對話。
 
看到獨居的長者,眼睛望著遙遠的的窗外,看到這孤獨的身影,志工媽媽對嫚伶分享,一位九十二歲的爺爺,很辛苦地栽培子女到國外念書,但當他得癌症要離開人世,希望子女能來到心蓮病房(安寧病房)看他最後一面時,兒女卻婉拒了,原因是不想浪費機票的錢,又沒時間回來,最後爺爺真的過世了,他們才回來送終。
 
志工媽媽就跟嫚伶說,人不可以忘本,以後如果您去讀書也要先完成父母親的心願。嫚伶看到這些病人面容都很憔悴、壓力很大,各式各樣的苦痛,希望他們早日康復,「相較之下,覺得自己很幸福,每天都快快樂樂的,跟家人比較不會那麼容易起衝突,想說媽媽那麼愛我們,想說他們那麼健康健康就好了。」
 

圖:高嫚伶(左)
瀏覽人數:280